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爱情美文 → 日志
            文章正文

            家属

            文章分类:爱情美文 发表时间:2014-4-9 7:48:19

             

                 在西藏听了几个关于边防军家属的故事。      一个故事是有关边防某团政治部主任黄白华的妻子的。边防某团驻守在察禺,那是麦克马洪线的一段,自然条件十分艰苦,交通极为不便,一条破旧的道路在极其危险的山间蜿蜒穿行,冬天大雪封山,天气转暖后又老是下雨,路其实是三天两头不能畅通的,即使是在正常情况下,也常有塌方、滑坡和泥石流一类的险情发生。      但那是通往察禺唯一的路,不管你是进察禺,还是从察禺出来,如果你不是鸟儿,就只能从那条路上通过。      团政治处主任黄白华驻守边境,好几年没有探过亲了。于是黄白华的妻子就请了探亲假,收拾好东西上路了。      在成都要买到飞往昌都的机票很难,一般的情况下得等上一个多星期。黄白华的妻子千辛万苦到了昌都,然后又等去察禺的车。好不容易上了去察禺的车,车颠颠簸簸地往察禺走,走一段路,停一下,走一段,停一下。黄白华的妻子抱着带给黄白华的家乡特产,被颠簸的车子不断地抛起来,又摔下去,五脏六腑都差点儿颠出来。黄白华的妻子那一刻想流泪,是为丈夫和丈夫的同伴,她想他们真是太难了,她想他总在电话里对自己笑着说,我喜欢察禺。他说喜欢是因为他已经适应了,那么,他和他的战友们要是到了氧气充足的内地呢?他们要是在内地的高速公路上行进呢?他们会不会反而感到不适应?      车子终于彻底地停下来了。不是到了察禺,察禺没到,是遇到了一场大风雪,路封住了,车子不能再往前开。司机无可奈何地对黄白华的妻子说,嫂子,不是我不送你,老天的事,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没法把车开上雪山,咱们还是回昌都吧,明年再约个好时候进来。      黄白华的妻子拉开车窗,看了看眼前的雪山。雪山美极了。她转过头来说:谢谢你了兄弟,你请回吧,我就在这儿下车,我自己往前走。司机大惊道:那怎么行?!你还要不要命了?!一旁有个探亲返队的战士见状说:嫂子,我本来打算等等,等路好走了再说,你一定要进去,我陪你。      他们走了足足十个小时,也许时间更长,谁知道呢?反正他们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已经走不动了,几乎就要躺在雪里睡了,并且永远不再起来,但他们终于走到了。      黄白华接到消息,说他的妻子趟着大雪山进来了。他丢下手上的事没命地朝雪山跑来。他看见了他们,看见了他的妻子和那个可爱的战士,他们在雪山脚下,是两个慢慢蠕动着的小黑点。他咧开嘴傻笑着,揩一把头上的汗,撩起两脚的雪粉朝他们奔去。      他跑近了,他站住了。      他像一个真正的傻瓜站在那里———那肯定是他的妻子,她一身雪粉,仰着乌紫色的脸儿,两只手探索着,远远地伸向前方,明亮的眼睛呆滞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害上了雪盲,什么也看不见了!

            [1] [2]  下一页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相关日志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