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爱情文章 → 日志
            文章正文

            盛夏光年,谁与我推手天涯

            文章分类:爱情文章 发表时间:2011-10-22 12:09:26

             

               回到那幢老房子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屋前屋后那大朵大朵盛开的玫瑰花。在初夏微曛的日光下,娇艳欲滴的花瓣犹如恋人美丽的唇,热情洋溢的沐浴在空气中,浓烈而芬芳。我慢慢的走过来,伸手揽过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低头俯身下去,贪婪的嗅着,享受着午后阳光里这股清新淡然的香气在五脏六肺里氤氤氲氲。
              
              房子很破旧,可能是荒废得太久的缘故,院子里长满了野草,欣欣向荣的一直蔓延到院外,我的到来还是惊动了草丛里觅食的小鸟,它们扑扇着翅膀从地面的飞起,划着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慢慢地消失在我的眼前。
              
              站在院子里,五月的阳光,很明亮的照进来,斑斑驳驳的光影投射在灰暗剥落的墙头,那些破旧残缺的窗棂上已结满了蛛网,尘埃蒙蒙。风吹过,院子里发出瑟瑟的声响,虽然是阳光明媚的午后,院子里这般荒废破落的景象,不免让人从心底滋生出几分萧条与落寞。我抬起头,天空是那样的蓝,蓝得像透明的镜面,飘浮着朵朵白云。
              
              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的仰望天空,看蓝天下的白云是如何在须臾间分分合合,然后又合合分分的。那时候的阳光,也是这样的灿烂,空气中飘散着五月里特有的玫瑰栀子的花香的气息。默小纤总是很恬静的站在我的身后,很认真地数着院子里这丛茂盛的芭蕉树的叶片,她的样子永远都是那样的兴奋,那样的好奇,唇眉含笑的样子总是那样的生动可爱。
              
              她喜欢站在风中仰望远方,喜欢在暮色里深沉思考,喜欢坐在院子里的芭蕉树下,一遍又一遍的朗诵那首早已被我听得耳熟能详的《沉默的芭蕉》:“芭蕉/你为什么沉默/伫立在我窗前/枝叶离披/神态矜持而淡漠……”她的声音,清脆而绵长,尤如她窗帘下那一串美丽的紫色风铃。
              
              我喜欢她读书的样子,神情专注而肃穆;我喜欢她微笑的样子,抿着嘴很天真的羞涩笑容,若如五月山岗上扶露的花露;我喜欢牵着她的手,背靠背坐在山岗上,看着太阳慢慢地从地平线上升起,感受那一霎那光芒四射的悸动。
              
              那时候,我十七,她也十七。
              
              青春总是在最美丽的时候里相逢,那么所有的忧伤也是最美丽的喜悦。茫茫人海里,年少的我们,偶然的相逢,便埋下了一粒相知相契的种子,从而化成雨,化成风,化做红尘里一缕温存的爱意,化做世俗里一丝绵绵的温情,像两株自由自在的小草,沐浴在阳光春风下,勃然生机。
              
              “近黄昏,风雨乍起/敲打着竹篱瓦舍/有约不来/谁与我相伴/一直到酒酣耳热……”我低声呤诵着这些萦绕在我梦中千百回的诗句。院中那丛高大的芭蕉树如今只剩下几杆光秃秃的树干,枯黄萎缩的叶片在绿意盈然的杂草里,显得更加的触目与惊心。
              
              这株默小纤最喜欢的芭蕉树,当年的风姿美丽全然无存。风吹在脸上,有种惬意的凉爽。默小纤一定不知道我回来了,更不会知道她曾经钟情万分的芭蕉树会落得如此的凄凉下场啊。玫瑰花粗壮的枝丫葱郁的叶片里,火红的花瓣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在金色细碎的阳光里,泛着晕红的光眩。我仿若看见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子,站在花丛中,低眉浅笑。
              
              默小纤说,玫瑰是从垂死的美少年阿多尼斯的鲜血中生长出来的,是美好爱情的象征。于是,我们在屋前屋后种下许多玫瑰,黄色的,红色的,粉红色的,一朵朵,一枝枝,在微风中轻拂颤摇。
              
              此时,正是玫瑰花盛放的时节,美丽的花瓣,娇艳欲滴,红的像一团火,白的似一絮雪,或单枝独放,或群芳相拥,或举案齐眉,或暗藏韶华,都在这午后明媚的阳光里,仿佛在争先恐后的向世人们骄傲的眩耀着她这一刻的美丽和从容。
              
              默小纤走的那天午后,也是玫瑰花竟相开放的午后。那天的天气也跟今天一样,微风中有一丝丝的闷热。我站在院子里,看着默小纤单薄青春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时光尽头里,犹如一只偶然掠过我窗口的蝴蝶,翩翩而来,又翩翩而去。
              
              当我听到这个地方要搬迁,改建工业区的时候,一直就想着抽空来看看,这个曾经写满欢乐的地方,那些残留在青春故事里的爱与纠缠,终会随着时光,像这破旧的老屋一样慢慢的消失在时光里,永不再现。在我们短暂的一生中,有许多的事情都是我们无能无力的,比如生老病死,比如流逝的时光,比如渐渐远去的人。日子深了才会明白,生活里,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只要努力就够了,那些擦肩而过的人,那些没有结局的故事,总是与我们最初的愿望南辕北辙的背驰着……
              
              可是,日子还得继续,生活也得继续,一个默小纤走了,会有另一个默小纤出现。年少轻狂的岁月里,我们会无可救药的喜欢某个人,但喜欢终究只是喜欢,而不是爱。我们每个人,一辈子里注定会被许多人喜欢,也会喜欢许多人,但是选择只有一个。曾经那样刻骨铭心的爱恋,和曾经山盟海誓的爱人,也会随着时光慢慢的变淡,变淡。
              
              不远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再也找不出这一处荒凉与恬静。也许再过个三五天,或者三五个月,这里的玫瑰和野草也会随着这个老屋一起消散记忆里。天空还是那样的蓝,风还是这样的轻,我伸手摘下一朵玫瑰,握在掌心里,然后慢慢地,轻轻的,扯下一片片花瓣,丢在风中……
              
              

            (责任编辑:终点)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