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婚姻故事 → 日志
            文章正文

            QQ伤感日志:究竟要多孤单才会舍不得忘记

            文章分类:婚姻故事 发表时间:2011-9-12 10:40:34

                   看见英童鞋的一句:好久不见哈,好想你呢,居然开心到吃饭都笑着,却又笑着笑着伤了左心房。

                   我想我就究竟要有多孤单才会莫名的为了一句客气话而兴奋。

                   数来数去,突然发现很多曾经的好友都很长时间没有联系,在另一个QQ里只有那么孤零零的几个人在,无论这个世界多么喧闹都与我无关。做着世界上无关紧要的事情,过一个人不能再简单的生活,重复再重复的动作,日复一日,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下一秒就蓄势待发。

                   我从来不是一个可以安静的人,却长着一副怎么看都宁静的脸。

                   我从来不是一个可以顺服的人,只是从来不拒绝任何人的要求,直到有一天没有回头余地的翻脸。

                   老太太前几天找我谈话,语重心长地教育我,孩子初入社会不能这么倔啊,最后受伤的还会是你自己的。我微笑点头重复着一个姿势,可怜的精明的老太太说了一大堆话,我真的只会左耳进右耳出,不是我不能理解,而是与生俱来的一些性格我不想去破坏,我害怕自己有一天真的被社会磨没了棱角该是如何的凄凉。

                   我讨厌那些虚伪的话,所以越来越不习惯和人交流,可是又觉得自己可怜。向来素食主义者在肉食主义者眼前就是装逼,和尚庙里的和尚剃了光头就以为自己可以脱俗了,吃的喝的穿的嫖的拿的是供养佛祖的钱,嘴里念着阿弥陀佛,祝你早登极乐世界。呵,谁不虚伪?

                   北京的天真的有些冷了,听说沈阳那边已经开始下雪了,大厦里的暖气还没有供上,我就穿着一件单衣直哆嗦,这么倔,手指通红居然已经开始冻肿了,我忽然想起冷血这个词,我想我就是个冷血的人吧,所以一到冬天身体没有一丝温暖。

                   弟弟趴在桌子上扬着头问我,昨天你是不是哭了。www.jusantre.com

                   我翻个白眼,你姐这么乐观的人会哭嘛?

                   他一副好像什么都明白的样子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觉得很委屈,这么早就出来工作了嘛。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红了眼,然后装一副泼妇的样子骂他,你知道个屁啊!你大爷的!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了解我,

                   我没有,没有,我可以自大,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以孤独到行尸走肉,可是,可不可以,不要装出一副很懂我的样子,我不能接受。我害怕,自己如同小丑般暴露在阳光下,还要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

                   我讨厌可怜,我讨厌同情,我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人用另一幅样子看我。

                   你可以说我自大,说我狂傲,可以骂我,可以抛弃我,可以不管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折磨我,因为我是比钢铁还坚强的奥特曼,我可以不倒,但是请不要看穿我的自卑。我那最后的廉价的遍体鳞伤的尊严。

                   老总说了很多遍,不要再写这些风花雪月的文字,这些虚幻的无用的东西,可以拿来吃吗?可以换钱用吗?她说,不论你听的进还是嫌我唠叨,我都是为你好。呵呵,我只是笑。

                   我发现,我现在除了点头和微笑,已经没有任何表情。

                   从小我就讨厌适应新的环境,我是个特别怀旧的人,可是命运迫使我颠沛流离,我就笑呵呵的对自己说,我喜欢闯荡,呵,我笑我傻,得不到的东西就永远说自己不想要。为了让别人看得起。

                   后来,我就想告诉那些奉劝我安于现实的人,对不起,恐怕我做不到。

                   如果连这最后的一点乐趣都保不住了,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为了适应流浪,我和谁都是半温热态度,

                   为了适应生活,我从来不会拒绝别人的要求,

                   为了适应所有人的选择,我就这样一直退让。

                   我小时候不是一个有野心的孩子,我只想安静的住在一个地方一辈子,有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可是这些上帝没有给我,所以我只能倔强顽强地生存,不停的攀爬。

                   一个网友和我说,从前我一直认为馨儿是一个单纯的,善良的,文艺的女孩子,可是为什么了解你以后又觉得你是一个城府的,世俗的,阴暗的人。我笑,是嘛?城府?太看得起我了。

                   我从来没有说,我是那样的人,而我也不是你一眼就可以看清的样子。我一直都是平凡人。
            网友讽刺我,你除了网络还有什么?我笑,是的,什么都没有了。可是我还是会披着这单薄的,弱不禁风的文字一路行走,不管可以走多远,至少还有我可以
                   留恋的东西,至少还有我可以努力的方向。

                   最近在策划长篇小说,女主角的名字叫夏殊娆。她在我心中叫了很多遍,她的爱,她的恨,她和他和他之间的命运纠葛,在情感的硝烟里迷离,于是我就每晚每晚的念她,心疼她,心疼这个世上迟来的爱情。于是我就那般的想要给她生命,完成她的爱情和颠沛流离。

                   不过我比较懒,这八字还没一撇的那点小破玩意希望不会让人失望。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