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经典文章 → 日志
            文章正文

            寻梦华山

            文章分类:经典文章 发表时间:2016-3-13 8:28:51
            9

            寻梦华山

            文/顾一武

            人道苏州,是一阙如梦令。游苏州,则为寻梦。灯火点点,桨声悠悠,船娘的吴侬软语如同摇篮小调,水乡梦多甜啊;雨丝风片,姹紫嫣红,才子佳人相会牡丹亭中,园林梦多美啊;浩渺烟波,渔舟唱晚,“倷唱山歌(么)勿算师傅老先生……”太湖梦多澎湃啊!然而,你做梦也不会想到,在吴郡西部,还有一处桃源仙境,在岁月的长河里积淀着厚实的底蕴,让人来了,就不愿离开。

            仙境何名?天池花山。天池在东,花山在西,一山两名。花山即华山(同音),也许你没去过花山,但你一定听过华山。名字虽同,但其中文章却大相径庭。莫要试图将苏州的华山与西岳联系或对比,就如同苏州与纽约又如何同日而语呢?虽然华山比不上西岳挺拔,海拔仅超出点西岳的零头,但“山不在高”,无碍世人给予华山与西岳比肩的荣光。老子在《枕中记》中向世人竭力推荐:“吴西界有华山可以度难”,甚至作品中不止一次出现了华山的影子。而后,文人雅士、帝王卿相纷至沓来,来者不愿离开,于是决心隐居于此,一生与山同在,华山进入全盛时代。

            “华山陆拾赛峨眉”。晚明佛教学者雪浪大师以为华山之美甚至胜过了普贤菩萨的道场——四川峨眉。这诗我很认同,因为我笃信:出家人是不打诳语的。于是,“晓得里头玄妙诀”的雪浪大师频繁往来支硎中峰和华山翠岩两寺之间,开坛讲经,一时信徒云集,灵光骤现。那么,这妙诀是什么呢?当我狐疑时候,旁边的三个篆体大字似为我指点迷津:上法界。

            何谓上法界?我查阅了资料,得知在茂林深处还藏有四字摩崖:百亿须弥。“百亿须弥上法界”,两者结合,禅意顿生。须弥为佛教圣山,为帝释天所居,以大而著称。上法界,则是清人对华山上的一段陡峭的石阶——“五十三参”的绝妙注解。于是,我怀着敬意,一步一脚印,且行且修心。

            沿着碎石小路缓步而上,如同信步庭院,竟让人一点儿也不感觉到登山艰险。山路两侧的摩崖石刻让人惊叹,大多是古人为球状风化的花岗岩石作的点睛之笔,如同赏玩被太湖水冲刷了千百年石灰岩,让人浮想联翩。山路右侧,四个篆体大字颇让人震撼。仔细分辨,原是“华山鸟道”。这四字,除了大,更是奇了。作者赵宧光把“山”字写成莲花状,分明点出了山顶有块得天地日月之精华的石莲。这朵石莲,早在千余年前,就被苏州人写进了最早的地方志《吴地记》。于是,无论道路如何萦纡,雅士文人扶筇也要一上探究竟。可是这条通往神秘的鸟道却不好走。李白曾有诗云:“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于是,人们对鸟道心生畏惧。“鸟道凌寒翠”、“深林更几盘”。然而多情的古人善用诗歌战胜内心的孤独,古道之上,曲径通幽,林壑深秀,这样想来,勇气就顿生了。隐居寒山的高士赵宧光借着酒意多次在夜深人静时候往来于华山与自家别业之间,深山归隐,寄情山水。与他同坐的,除了知己与妻儿,还有徐徐清风和皎皎明月。于是,借着酒意,便挥毫提下“凌风栈”三字。清代韩是升曾有诗云:“凌风栈道幽,三转坡径仄。鸟道涤飞泉,松林漏疏日。”今天,碎石铺就的路好走了,然而曲折却无法消逝。如同生活,一马平川到了尽头,起起落落、浮浮沉沉,总是免不了的遇见。

            我寻着小道,找了好久,两侧的摩崖石刻让我驻足停留。但我脑海中满是“三转坡”是什么的疑问。苏州人喜欢在数字中找彩头,“三”便是一典型。苏州水乡,多有“走三桥”的习俗,意为“太平、吉利、长庆。”“三转”坡,是否也有此意呢?

            正当我自以为是的臆想的时候,石崖上“三转坡”三字便出现在我眼前。一同出现在我视野的,还有红色的“盂关”、金色的“地雷泉”两处明代石刻,还有一棵倒在石崖几近枯死的老树。其实树,无所谓生死,木与土本身就能互相转化。加之水的作用,枯木逢春,奇迹不少。我坚信这棵树还活着,因为我坚信地雷泉的神奇。

            我无意于从堪舆学的角度去寻找地与雷的联系,但我分明能感受到古人的智慧奥秘。文徵明曾盛赞天池茶事,居然将此贡茶比之黄金,时人甚至将天池与虎丘二茶并列为“海内第一”。吃茶需要吃客来,好茶需要好水泡。地雷泉,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好水。水石相聚最佳处,岩石上残留的白色粉末状矿物质无声地向我们做了如此推介。清泉煮山茶,一缕青烟直上云霄,氤氲的水汽把梦编织成仙境,置身林泉,自在逍遥。

            站在三转坡上,我回首远眺那段曾经走过的鸟道,看似平坦,实则崎岖。倏地想起“凌风栈”旁一块名叫“落帽”的石头。沉静细想,也只有到此仙境,才会豁然开朗。“吴下高士”们脱去被功名利禄包裹着的外衣,在乐山乐水间寻找回归自然的道路,也许他们的一生就为寻这一个梦。

            9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相关日志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