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情感故事 → 日志
            文章正文

            没有风抱住我

            文章分类:情感故事 发表时间:2011-11-6 13:12:32
            我,女,29岁,党员。 在CBD的高级写字楼里一家投机倒把、见利忘义的公司里做监制和策划。
              
              我快三十岁了,今年就要结婚了。我和他已经同居了3年,早就说要结了,但是谁都懒得去街道领证,更懒得酒池肉林、大宴天下,这样一住就住了三年。我自己也觉得我是一个已婚女人了,每天热衷于洗衣服作饭养花喂鱼,挣的钱都放在一起,用我的名字存起来,呵呵。我们这一娶一嫁是肯定的,肯定——就是说不结是不可能的,就象人民币不能撕开用,撕开就没人认了!
              
              最近我总是觉得很闷,虽然有了房子和车,生活过的不忙不燥,我也没什麽花钱的爱好啊,没事拿本闲书坐在阳光里,象在一个温暖的香喷喷的不透气的屋子里待久了,有点头疼,有点不开心。
              
              有时候,坐在阳光里,我的心就轻的象一片羽毛,还记得《阿甘正传》里的画面吗?一只羽毛轻轻飞啊在晴空里,在微风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随着音乐翩翩舞动,轻盈的旋转,一点也不象没有生命的东西,谁也不知道它会飞多高多远,就这麽飞啊飞啊一直飞着----。
              
              到了快30岁,我发现,我的心也越来越飘忽,好象总是在天上飞着一样。
              
              大家都知道,SINA的聊天室是很脏的地方,大多数人在那里是找一夜情、性伙伴什麽的。最近这一个月我经常进去看看,也许是好女人做久了吧,看看脏东西很过瘾的。在聊天室里我有耐心待上一、两个小时,看陌生人在说话,有时也和陌生人乱搭讪,我一直觉得我的嘴很笨,可能是文字是跟语言是另一回事吧,我流畅的打着字我发现我还真不笨,还挺能白话儿的。
              
              这时候接近年尾,公司里的那点儿事都作完了,我把帐结好就放假了,因为缺德老板要带他的小MM去日本,然后在除夕赶回来陪他的大LP吃年夜饭,公司就提前一周放假了。看吧,这一辈子沾谁的光是不一定的!感谢小MM啊!
              
              可此时我心情在郁闷中,我有点喜欢另外一个男人,虽然只见过一面,我却非常迷恋他那一手好文章。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看书,爱慕写书人也是正常的。我认真的写了邮件和他打招呼他却没有回复,搞的我的心很受伤——回封邮件怎麽了,真没礼貌啊!我们相识是因为我某时某刻的不开心而起的!
              
              那天晚上,在“北京最高”聊天室有三百多人,乱得要命,我随便点了一个名字——“空挡滑行”——这个名字比较有意思,比那些“车房款男”、“寂寞老总帅”、“性趣昂然”什麽的好象强点!
              
              对方是个男的,他说自己是第一次来聊天室,因为太寂寞所以想找个说话的影子,我们从十点半开始聊,我“的啵的啵”的装成一个失恋的小姑娘,这个叫“空挡滑行”的人一直在好心安慰我,也间或损我两句,表扬表扬自己。他的语句看起来很风趣也很善良,完全是北京男孩那种嘴损、缺德而真诚。我们一直聊啊聊,我觉得他真是有趣。
              
              我说话也越来越放肆,特别想把他惹恼了然后自己哈哈笑,但是这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惹恼他也不那麽容易。他说他30岁没有女朋友。我说我27岁未婚,如果不是我心有所属还挺合适啊!我们就哈哈哈哈大笑!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又开始聊人生什麽的,我忽然问了他家的地址,他如实说了,地址是不是瞎编的,而且离我家不远,三站地而已。
              
              我说:“不如我现在去你家,800块钱!”我象个老练的坏女人似的打出这行字,希望他悲愤:“靠!聊这麽半天,是个装纯的Ji啊!”
              
              “800贵不贵?”
              
              他沉吟半天——估计思想斗争呢!然后轻轻打出:
              
              “贵倒不贵,可是我不消费!”
              
              看了这句话,我当时笑喷了——人家不砍价,也不消费!
              
              “哈哈,我现在就去,20分钟后开门——”
              
              “爱来就来吧!”
              
              “有地儿吗?”
              
              “有啊!如果你特漂亮就睡床,我就睡沙发;如果你不漂亮就睡沙发,我睡床!”
              
              这时是凌晨1点,一个大男人能对一个陌生女子说出这麽正经而有趣的话来,我估计啊,他要麽是有“毛病”,要麽是中共党员,要麽又有“毛病”又是党员!
              
              对着电脑,我们同时哈哈大笑。
              
              一直聊到2点了,我们告别了N次,还是不舍得走,我约他后天还在这里继续聊,他说他很忙很忙不可能。不可能也算了,我也不可能没事老泡在这泥塘里啊!
              
              第三天没事做,又上“北京最高”来逛逛,以过客的身份一直和别人瞎贫着,忽然看到他的名字,刚“嗨”了一声他就火了:“我等你一小时了,你守不守信用啊你?!”
              
              我一是忘了是否约了、二是一贯嘴硬:“我们约过吗?我们认识吗?”
              
              他说:“我正洗衣服呢,正事全耽误了,你没事了?神经病好了?我走了!”我看看表晚上11点,他在洗衣服,呵呵!听他说话糙了吧唧过日子还挺在意,真够有意思的。
              
              这家伙一转身就真不见了,留下我一个人傻子似的等了半天,嘿!我想说话的人不见了!
              
              (待续)
              
              (二)
              
              幸亏在第一次聊天时我记下了他的电话,年三十发了短消息祝他新年快乐,从此开始“短”来“短”去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哥们说网上的女孩都是恐龙”
              
              “未必,反正我是美女”
              
              “美女我也不会去见你的”
              
              “我绝对不会为一现的昙花伫足,不会为那芬芳暗涌的夜晚留步---!”
              
              “你吃错药了,醒醒!”
              
              “我感觉你结婚了!”
              
              “是的,我孩子3岁了”
              
              “那你去洗尿布吧,再见!”
              
              …………
              
              说说我和我“老公”的问题吧!为什麽我独自过年呢?因为他大多数时间都去看他妈妈了,我为什麽不跟着去呢,就事收个小红包什麽的,不可能的,我和准婆婆的关系就象拉登和布什的关系,2050年前是没可能缓和了。所以春节大假我是“且自逍遥没人管”,过的美滋儿美滋儿的----。
              
              整个春节阳光灿烂,谁都看出我的变化,笑容太多了,而且总是在看手机。有一天夜里我是握着手机睡着的,他有没有发现呢?应该发现吧,睡在身边的女人在凌晨两点发短信,谁会不知道呢,但他从来没问过我,也没有检查过我的手机。我想,其实也许他还想透透气呢——暗笑这八婆女人终于不刮噪了;或者他在想“如果她重新找个人就好了---”。 我一直认为,人的内心和外表是完全不同的,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别人的真实想法,永远也不可能!如果我妈还有我那几个死党知道我在想啥、干啥,她们基本上会----尤其是我妈,如果知道我不陪她的好女婿睡觉而和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深夜聊天的话,准会呼天抢地向党组织反映情况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下一页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