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情感故事 → 日志
            文章正文

            再见,荒唐的青春

            文章分类:情感故事 发表时间:2011-11-6 13:12:38

             
                首先申明,这里边会有些口味略重的场面,口味轻者可以选择跳过或不看。这里边会有些色彩,也许你不能接受,也请选择跳过或不看。青涩的爱,纯洁的爱,胡闹的爱,稳重的爱;好奇的性,投入的性,迷茫的性。所有的东西都随着主角的成长而成长
              
              本文其中一部分是真实的,一部分是出于主人公的YY,接下来,会先写一段主人公的成长历程,塑造一下角的性格,有兴趣的话,可以先耐心的看一段,再决定,接下来的要不要看。
              
              一 成长之极品孩子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在我的记忆里,从来都无法找到特别具有意义的闪光点。整个长大的点点滴滴,都异常标准的符合了从哭闹到启蒙,从启蒙到成长,从成长到逆反,从逆反到懂事,从懂事到迷茫这样一个过程。也因为如此,我对神鬼算命之说,完全的不信甚至在某一个年龄阶段灰常的嗤之以鼻。当时内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算命先生对我说,恩,小盆友,眉浓额宽,此乃中举之相,富贵之命,并摆出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姿态轻松从母亲口袋里骗走够我吃很久的冰棍钱时,我就恨不得一泡童子尿问候他,只是年幼,比较了一下我的小胳膊小腿与母亲手上的拖把把手,不得不强忍下来。
              
              话说我也是一大难不死的孩子,据说,出生那会,医生在我24小时依然不肯降临人世之后,果断的断定我已死亡,要求家属在保全大人的手术单上签字,无奈用钳子将我夹住拉出来。天可怜见,我重男亲女的奶奶在目前手术期间全程伺候,在我露出一个脑袋的时候,看见我的小眼睛眨呀眨,于是才有了活着的我。当然,这一切都是据说,不过,我的后脑勺到现在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凸起,恩,又是据说,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后遗症。还好仅仅是一凸起,没把我变成一傻子弱智什么的降世。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自己也不止这样一次的YY过,额,不过,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不是?
              
              再长大一点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很让人蛋疼的孩子。各种蛋疼,诸如在草垛里挖个洞洞,睡得昏天暗地,让家里人到处寻找干着急;诸如在冬天池塘结冰的时候,跑去冰面上瞎晃悠,好吧,我承认,这冰是薄了点;诸如拿着一条垂死的蛇,追着别的女孩子吓唬,整的鸡飞狗跳;诸如让邻居在午睡起床后莫名其妙的发现家门口多了一坨飞来之屎;诸如,抓住两只偷吃的麻雀来往玩玩拔河;诸如,在某人蹲坑的时候,往坑里扔一炮竹去...大家都说,我是一个极品孩子。为此,小时候也没少挨打,也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心情不坏的时候,不管你是打是骂,各种招来我都笑脸相迎,深谙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
              
              出生的也许不太是时候,也许是村子里太邪门。在我出生一直到我上幼儿园的那个阶段,半条村子里就我一个男孩。因此,那会的环境让我对跳绳、沙包、跳田、“化妆”(把自己弄得花花绿绿)之类的活动玩的出神入化。唯一的男孩,加上老人家的重男轻女,让我格外的受宠,出于男孩体质上的优势,也着实享受了一段时间的孩子王带来的快感。不过,都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再大点,我开始不满足这小小的天地,开始跑去对面的半条街找玩伴,男孩子之间的摔跤、斗鸡我都被虐的很凄惨,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去,灰头土脸的回来,回来还要接受一顿不准上诉的暴打。
              
              印象中,幼儿园就是一个神仙姐姐带着一群破小孩认数认字母,阿布次的阿芙哥...数数就谁先数到100谁就可以坐到神仙姐姐很柔软的怀里(真的很柔软)吃那个啥,唔,不是吃奶哈,是吃糖,奶糖。当然,那时候的我,很纯洁,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一样,是木有那么邪恶的。最多,在神仙姐姐不注意的时候,抱个小女孩偷偷的亲一下,那时候认识,这样做是欺负别的孩子,能欺负别的孩子说明比别的孩子强大,是可以做班长的,是可以抢别的孩子糖吃的,是可以在排队回家的时候排在第一的位置的...总之,福利很多。最终,幼儿园最大的好处是让我们认识了数,因此可以把缺三少四的扑克牌混在一起玩跑得快,来玩罚站刮鼻子进贡,赢对方的糖吃。这也让我如今在打牌打麻将上具有了相当的水平奠定了基础。只是,再回首,岁月催人老,神仙姐姐早已经不是神仙姐姐。
              
              小学的成绩就像一支股票。最初就是上市,灰常的高。那时候的基本双百分,迫于压力,因为压岁钱、玩具,以及要不要收到大棒威胁,都取决于此。渐渐的,母亲他们开始做生意,生意繁忙,也就没时间管我了,成绩又开始急转直下。然后到了小学四年级,被暴虐的班主任暴打一顿后伤痕累累,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我到后来得出的结论,为什么那么多的孩子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师呢,可能源于此。莫名其妙,突然就考了个第一。但是从那以后,发现有神马事情,老师也舍不得打了,吸引别的小孩子眼光也多了,于是,蛋疼的虚荣心,让我的成绩竟然一直未曾在落下,直到后来,踩了狗屎以小学第一的成绩上了初中。中间倒是又些许趣事,同龄的孩子有发育的比较早的,我们下面都光秃秃的,他下面就黑漆漆一片了。导致一起上厕所的时候,大家都眼睛往他那里看。而我们还仅限于看哪个女生感觉比较好的时候,他就开始懂在夏天女生穿裙子的时候往地上扔铅笔,然后借机窥伺裙下风光了。在那个时候,所谓的性教育,压根没有。谁也不懂。以致我初中第一次梦遗的时候,以为是尿了床,并以此为耻,深深的自责了很长时间。
              
              二 早恋了
              
              初中的狐朋狗友,现在只剩下ZC和老业两个兄弟。ZC和我一起上了同一所初中,高中,大学。而老业,是属于那种标准的狐朋狗友式的兄弟,什么都可以无所顾忌,什么都可以一起玩。印象中,我们一起虔诚的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自己的左手还是右手?
              
              某一天,发现在文具盒里发现一张纸条,某一自称小蜜蜂的女生,对我对班级的管理,灰常的不满意,言辞之锋利,换个脸皮没我那么厚的人来,都要无地自容。好吧,我承认,大部分男人都是贱骨头,对这种满身带刺的女生,我产生了兴趣,于是,你来我往,一场小“文青”的文字战斗开始了(我那时候对各种文字的痴迷程度,我自己都很吃惊,连地上的报纸残片,都要捡起来看的,以致后来发现了武侠小说,“艺术”小说,一度成为我最大的爱好)。不知不觉,有一天,我觉得我深深的喜欢上这个女生了。额,在那个懵懂的年纪,情窦初开的年纪,确实太容易被爱情或者说被异性吸引。就这样,我们的纸条“文学”持续了很久,我开始展开攻势了,各种情诗,各种制造的巧遇...最终,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会给我买吃的,会给我送礼物,会给我洗衣服。可是,好像,这段初恋直到高中结束,我甚至没有和她接过吻,最大的动作,止步与牵手,拥抱,从这一点上看,中国的教育还是相当成功的,因为,那会的我,除了拥抱和牵手,我还认为亲嘴是会怀孕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