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伤感日志 → 日志
            文章正文

            都是小说惹得祸

            文章分类:伤感日志 发表时间:2013-11-2 14:22:02

              浙江慈溪长河镇;穿越时空的灵魂真实事件
              
              都是小说惹得祸
              
              我在小说里写我是神明转世
              
              背一身的怨恨冤屈
              
              自认为无愧于天地良心
              
              没想到每个人都说有能控制人的意志
              
              控制鬼魂
              
              他们听我的话,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就算有,他们无形又怎么会听别人的话呐
              
              最可笑的是他们自己说错了话就指桑骂槐骂我
              
              说是我指挥的、
              
              天哪,天哪,
              
              我有这么大的法力指挥他们吗?
              
              如果可以指挥他们,我早就让他们帮我报仇了,
              
              要他们治一些人了
              
              可笑吧,可笑吧
              
              我含冤几年每天求
              
              可是那些人个个生活的很好
              
              都没有遭报应
              
              现在他们那些人自己说错了话就骂,
              
              就说自己没有说
              
              是鬼魂附体说的
              
              天哪,那个人没有说错话的时候
              
              我倒成了替罪羔羊了
              
              这就是势力弱的人的命运
              
              家势弱的人的命运
              
              天地之间还有公里吗,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我听说有个人出外打工了
              
              结果失踪了
              
              结果有家人的狗发疯了
              
              就怀疑是那家那个失踪的人的鬼魂缠的
              
              就开始了指桑骂槐的骂
              
              可是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在几年后突然会家了
              
              那么那家人的狗是不是那个失踪人的鬼魂缠疯的
              
              这就是民间。
              
              其实我一直心里问
              
              那些人是不是自己感觉说错了话推卸责任看我没用才那样说的
              
              难道真是我用心魂控制的吗?
              
              可是心无二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在唱歌
              
              并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
              
              讲什么
              
              只有他们一个个见我恨恨的眼神
              
              还是因为势力弱的就该背罪,
              
              我反复的问自己
              
              我真的有那样的能力吗?
              
              想想自己感觉可笑?
              
              抽签观音叫我出家
              
              因为红尘中不可能有我的容身之处
              
              那些人自己不可能一时之气说错话
              
              也可不能犯错的
              
              甚至有吵架的也是我控制的
              
              我真没有想到我那样的厉害
              
              我喊冤的哭声惊天地,
              
              冤枉呀。冤枉呀
              
              常常的想为何要生在那样的一个家里
              
              一点势力的都没
              
              这些年泪流无数
              
              冤屈无数
              
              主题
              
              我是个外地打工的,老家安徽阜阳的,在浙江慈溪,长河打工好多年了,一直都很平凡,与世无争,简简单单,可就在2006年,我被灵魂附体,当时几乎惊动了整个长河,还有人因为好奇,特意跑到我出租的房屋路边往屋里看我,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是我的心魂飞了,还是死了,怎么会那样他们可以控制我,都以为我有什么特别,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那样,我知道他们是在我心智弱的时候住进我的身体,寄居在我的身体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灵魂是浙江本地人,他懂本地话,从那时起我的人生一片迷茫,每天生活在虚幻,和痛苦里,我不再是我,我用力得分辩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虚幻,可我分不清。可能就像佛语,真亦假来,假亦真,一切虚空,在2006年的十二月份的时候,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魂像飞了,
              
              回想千万遍,我还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唯一有可能是我看到一个人之后就变成这样了,那是2006年的十一月份,(详解————当时我住在长河垫桥村,张玉太家,他的儿子是赐恩网罩厂的老板,有一个贵州的女的在他厂里做检验员,他只要看到那个女的就叫她给他倒茶,这是那个女的亲口说的,也难怪他,那个女的长的小巧玲珑,一双大大的眼睛,不过就是人家夫妻两都住在他老爸家,和我住在一起。我们还一块去玩过)我回想我的经历,那是2006年有一天,我下班在屋里烧饭,当我抬头看,看到两个人骑着摩托车,好像和我房东认识,一个去和我房东说话,一个朝我的方向看,刚想下摩托车,
              
              他看到我看到他,转过头了,他把我吓一跳,看起来好凶,短短的寸发,眉宇间透着凶气,一股秀气,眉清目秀,骨骼清析,看起来挺帅的,可他的那股凶气像个流氓,是不是刚坐牢出来的呀?我在心里疑问,我只在电视里看到坐牢的都是那么短的头发,他进了我隔壁小男孩的房间,
              
              可他一进屋就像那个小男孩打听我,一会又突然有一个人站在我面前把我吓一惊,向我借凳子,我说没有,那人就走了,可他一进那个屋几个人聊我,还笑的好大声,我听他们有一个问另一个,问他老太婆怎么跟他说的,他就自豪的说,老太婆说给他喔(说)个媳妇,他没怎么说,就说相相呗,(就是看看呗)可我什么都不知道,被他们笑了半天,那个人还说他把我吓一跳,(其实老太婆怎么会说他呐,是他吹牛,他们本地的一像看不起外地的,我猜是他们和我隔壁的小男孩聊天谈到我,他动心的,最后我搬离和他们隔离两间房了,有一次我听说他睡在床上不起了,他的爸妈问他怎么了,他就是不说,最后他的朋友说了,他的爸妈同意说媒了,他才起床,他们还嘲笑他大小伙不好意思说,又听他们说他22岁,是个大小伙,叫我房东姑姑的,我房东的儿媳说是她舅爸的儿子,他们说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认识的,我见过他五次,他老爸我见到过一次,是去老太婆家,可我根本就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就连他住哪里我都不知道,他还有一次。离我只有10米的地方对老太婆说,啊拉姑,侬帮我喔;老太婆不理他,那是中午九点多,难道真的是我见鬼了)后来我向老太婆打听他的事他慌张,说不认识,还说他没有侄子,他侄子19岁就死了,还羞辱了我,说我神经病,嘲笑我,她说没有这回事,我弟弟去问过一次。我姐姐去问过2次,被老太婆羞辱,他们是被我哭闹的没办法才去问的,我姐姐说当时恨得恨不得杀了我,让她受那样的羞辱,其实我更想一死了之,又放不下家人,不忍心看他们伤心,在我心里想就算是死也想当个明白鬼,到底我看到的是不是鬼,我就对他们说,这个仇我一定回报的,我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公道的,就算我活着不能调查清楚,死了我的鬼魂也会调查清楚地,还自己一个公道,我真的看到他人了,还有一次我一抬头看到我窗前有一个人影走过。我看身影我知道是他,因为我哪里没有住的几个我都认识,而且他的身影我熟悉,梦里见过好多次,经常听到到他的哭声,他的爸爸,说你疯了两年还没疯够吗?要闹回家闹,在这里让别人看笑话,哭的是那样的绝望,我感觉还是那么真实,可现实让我知道有可能是灵魂穿越了。如果真像老太婆说的那样他早就死了,我真的好想到他坟前拜一下,毕竟他和我有缘,可我不敢问老太婆他的坟墓在哪里,可是我不明白,死了几年的人怎么回大白天出现在我眼前,有一次出着太阳的时候也出来过一次,他骑着自行车,穿着雨衣,他是怕我别看到他,从老太婆屋里骑出,老太公还嘲笑他真有出息,难道我见到的是鬼魂吗,他在我心里一直说是他,他就是他的心魂,他给我承诺。就算给他姑下跪,也会让他姑说好这个媒,给我个说法,可是他姑那样说,我宁愿相信是前世我和他有情缘,今世续,从第一次见到他那时起我就听到有人说看到我了,就能听到他们聊什么,还说了好多关于他的事,说他就是表面凶,其实没什么的,流氓也有温柔的心,流氓也会痛爱人,还教我骂他,(他知道我和他的性格有差距,他那么凶,而我平时不发火声音不会超过80分贝,他们一听就知道了,一看就明白了)他们说能看到我的一切,我害怕,以为是装了摄像头,找扁知道我的一切,我吓坏了,就连上厕所也能被人看到,一下子我不知所措,没有一点安全感,当时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以为是被人装了
              
              针孔摄像头,关于针孔摄像头是我在杂志书上看到的,说是很小只有一毫米,可以装在电视机的显示灯上,我找遍了屋里的每个角落;连床下我都找遍,就连鞋子里也找了好
              
              多遍。棉袄被我用剪刀剪碎了找,我还给宁波点子中心打了电话。说是我被撞了摄像头,我又给报社打了电话,我告诉他们我被装了针孔摄像头,没想到他们还
              
              真的感兴趣,一说就好,我又跟他们说一旦我有证据,就给他们打电话,他说好,我当时是想。我是个外地的,怕就算真的找到证据警察偏护他们怎么办,我一
              
              样告不到他们,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是本地人有钱;我是打工的没钱,我只有靠媒体,只要媒体报道,迫于大众的压力警局也会公办此事,
              
              上网查资料,我在电脑上查到的关于针孔摄像头的资料,,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针孔摄像头,墙上都被我看了好几遍,可是那个声音还是不停的说话,我怀疑是
              
              不是装在棉袄里了;我知道电子与电子离得近会有声波反应,就像手机在电视机旁边,一有电话来;电视机就会有噪音,我就把我身上的棉袄,一点一点的在录
              
              音机旁边试,挺有没有噪音,每个角落都小心翼翼的从录音机前面过一遍,听听有没有声波反应,可是找遍了换是没有,我还是听到说话的声音,一个男的带着
              
              笑声给一个妇女说换是可以看到我,【当时我的整个神经被他们控制;当时以为一切都是真的,】
              
              拼命的跟家人,朋友说我被装了摄像头,还让我的朋友帮我查,我的世界全是恐惧,吓得我吃睡难安;就连洗澡也能听到声音,
              
              他们分秒都在我身边说话,半夜醒来他们还是跟我对话,【就是现在,他还是每分每秒陪这我,已有什么事,我就子心里问。我该怎么做。他就会说不知道,他
              
              说很多时候我的决定是对的;叫我自己决定,就是现在只要我一张嘴,我的舌头就不由自主动,还让
              
              我感到好玩的是;我说一句,他就跟我对一句,虽然是我的舌头,可是我没让它动,它自己动的,他还经常骂混蛋,他的口头语是骂他自己说我他妈的混蛋,那
              
              个语气不是我自己的语气,我从来不那样骂人,慢慢的他老是那样骂自己,骂混蛋,我知道他心不坏,不是心机很深的人,最后我也一张嘴就不由自主的说出来
              
              了,就连见到我以前的朋友也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了,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说我变了,完全不像以前我的性格,以前的我爱安静,沉默寡欲,不会逗他们开心,现在
              
              都说我变幽默了,整个屋子没有找到最后搬走了,可我还是听到声音,有时我心里一想,就听到他们跟我对话,我找怎么也找不到,当时其实如果我找到了我肯定会告他们的,可我找不到鞋子。衣服我都用了很多办法招,
              
              最后吓的不敢穿我的衣服,就穿我姐姐的,脑海一片迷茫,但我给他们定个规定,可以玩可以闹,但不能伤人,在大事面前不得胡闹,很多人以为我会做钱的奉献者,我不会奉献我的灵魂,出卖自己,我不会那样,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今生不会做坏人,不会害人,要不我就没资格被他们称女神,我要做个我心中认为神圣的女神,我要做个天真的傻瓜,
              
              哪怕全世界都说我是傻瓜,我还是做那个天真,纯洁的傻瓜,不沾那些污七八黑的肮脏事,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长不大的孩子,我愿意永远是,我愿意做世上最傻的傻瓜,我早就以我的灵魂起誓,如违背所说的,
              
              我的灵魂将万劫不复,我只想做个简单的我,我只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人心所逼,世俗的污气,怨气,世俗眼,足以杀死一个无辜的心,也是我自己杀死的,现在想想,几年前就是因为我的伤心,杀死了自己的心魂,
              
              因我是冤枉的,他们才附我体,我的心事一片冰地。无污染,所以我前世的善缘,业缘才找到我,
              
              和我合体,他们护的是我一片冰心,一片良善,这些在网站都可以查到,灵附体的前提条件,的确,有他们在,别人对我竟让三分,可是没有人懂我的心,但他们灵知道,知道我的心,知道我的冤,其实我知道,
              
              还有很多人都是喜欢他们,不是我,很多时候都是他们教我的,就像前一段时间我会做打油诗,是他们说的,他们在我心里提醒我,有时我很无助,他们给我惹了太多麻烦,我知道他们在搞鬼,可我没办法,
              
              我也很心痛被他们耍的人。可我什么也不能说,我只有多忍耐,因为我知道别人有可能是冤枉的,我要用我的忍耐替他们道歉,我不能言语说什么,只有笑,哪怕我受再大的羞辱,(可我不明白,为何我听他们说了那么多,结果会幡然一切,他们说起来那么委屈,那么生气,可灵魂他们还不敢对着我的面公开搞鬼吧,真的是他们在搞鬼吗,真的是他们吗?为何会这样?)我知道有可能是他们借着别人的肉体在胡闹,可他们不可能经常这样胡闹,因为我他们借了你们的身体打扰了你们,我说声对不起,其实可以借着认得肉体说话,古往今来都有。只是他们不想那些鬼魂附体给人身体带来伤害,
              
              他们借用过就没事了,有时我也感到我不是我,肉体是我的,灵魂是他们的,我不敢让自己太伤心,我怕那些心痛会使我失去心智;催毁我的生存意志,我一旦没有生存得意念,那我将会连自己的一点灵魂也会失去,
              
              那我将会成为一个驱壳,灵魂是他们的了,我就会没有自己的意志,完全听他们的,(现在想想可能就在那时,我心智弱,被灵魂附体了)
              
              也或许就会像那些神经病人那样没有意志,心魂死了,所以我在尽量控制自己的心智,
              
              不能让你给自己没有意志,现在我的家人亲人都说我不是以前的我,什么都变了,我不想让我的家人连最后一点我都看不到,其实自从有了他们。我感觉我的世界一片迷茫,根本分不清真假,别人说过的话说,没说;
              
              我就会相信没说,慢慢的,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不用理会和在意别人说什么,反正都是假的,都是我的幻觉,到最后还都是我的错,在意了分不清真假我会崩溃的,我要自救,自卫,就不能理任何人说什么,反正他们说过的都不会承认,
              
              我又何必自己把自己困起来,也有人为此气我。说给我听就像没说,我在这里向那些起我的人说声,请你们多多谅解,我真的分不清真假,我被幻觉相伴多年,受辱很多次,每次我都听到了,可最后都是我伤痕累累,去年也是那样,我明明听到了,感觉到了,一个厂里相处一两年,可最后还都是我的错,责任全都怪在我的身上,还被人羞辱,因为我早就被人羞辱过,所以我只能忍,我以为是他们搞鬼。我给自己讨公道都没法讨。(请你们多多谅解,我在此谢了)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相关日志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