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伤感文章 → 日志
            文章正文

            无形杀手

            文章分类:伤感文章 发表时间:2013-11-2 14:22:57

              一条鲜活的生命卷缩在办公室的一角,她就这样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办公桌上放着未写完的工作报告。我一把地抱起她,莫名地脱去外套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泪嗖嗖地直淌在她的脸上,再由她的脸上往下滴滴的落下,“傻丫头啊!你真是个傻丫头。”最终,我的体温还是没能温热她,我的泪水没能感化她,我的哭喊也终究没能唤醒她,她的去意仅是那样地坚强。
              
              如果我的生命能换回她的话,我愿意。
              
              一年前的春天我去了上海某大学的就业招聘现场,在那次招聘会上我认识了她。她的相貌极其普通,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她的眼睛。还是花季少女,怎么一点都不透亮,尽是黯然伤神之感。她在我公司的展板前驻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几次想走上前几次被涌上的人群挤回到原地,她就这样“慷慨”的从上午等到下午,直到我们将收场时,终于有机会递上了她准备已久的履历书。
              
              这是一份犹如她穿着一样没有任何花俏的履历书,在能力一览中,写着“任劳任怨”,打工的经历多的让我吃惊。
              
              4年前,她走出穷乡僻壤的山区,徒步了350公里来到了上海。四年来没有化过父母的一份钱,硬是通过省吃俭用和不停的打工完成了学业。每年春节还要寄给父母150元钱,说是能让全家过上一个像样的年。她的讲述是那样的平淡,听不出一丝苦意,我的眼眶却早已被泪水挤满,我已经不会说话了,只是点头。“你明天就来公司报道吧!”一边的人事主管边说边从我的手中拿去了她的履历书做着登记。“是录用我了吗?”她怀疑着问道,我再次地点了点头。一抹落山的霞辉,金灿灿地斜射在她的脸上,我站起身再次地看见了她的眼睛,刚才灰涩无光的眼珠怎么突然变得晶莹剔透?原来是她眼睛里打滚泪珠的反光。“王总,我一周以后去您公司报道可以吗?”她想了很久才吐出了这几个字。原来在读书4年的八个假期中她都没有回过老家一次,“我想家,想我的爸爸、妈妈和我的小第”她哭了,泪滴成线般地喷涌而出。我再也憋不住了,豆大般的泪滴落向了书桌,“吧嗒,吧嗒”。我一个劲儿地握着她的手,示意可以,并从包里拿出了1000元塞向她的衣袋里。我失控地搂住了她,就像是搂住了失散21年的亲女儿一样。我感觉到了她心的跳甚至血液的流动。
              
              谁能想到再次被我搂在怀里的她,和一年前是那样截然的不同,没有温度,没有心跳,除了冰凉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办公室很快就被上班的员工里一层外一层地挤满了。我依旧紧紧地抱着她,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我的员工,火冒三丈地朝着他们大吼“你们不是很gentleman吗?你们不是很lady吗?为什么就这样容纳不下一个乡下女子呢?贫穷难道也是她的罪吗?你们除了给她工作,还给过她什么吗?”
              
              “傻丫头,也许你的选择是正确的,那是一个没有贫富之差,人人平等的地方。”我轻轻地放下了她,自言自语地边说着边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相关日志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