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图文日志 → 日志
            文章正文

            要的不过是一双鞋子的温暖

            文章分类:图文日志 发表时间:2011-10-27 20:14:36

                                                                                           (完)  朴晴微“嚯”地站起来,对不起,我并不打算参加,你们找别人吧。然后离开座位,留下一脸尴尬的学习委员。  在这之后,班上所有的干部都找过朴晴微。她依旧一副不合作的态度。班主任出马,没用。一句“快高考了,我父母要我专心学习”就搪塞过去。  节目单呈放在校长办公桌上,校长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会唱戏的女孩准备什么节目啊。这次省里的电视台要来采访,一定要作为咱们晚会的重点节目推出啊!  教导主任满是皱纹的脸哭笑不得。这个女孩太犟了。回到办公室,主任唏嘘长叹,看来只有我亲自去请了。  这一次,朴晴微倒是没有上次的意气用事,反而显得心平气和,主任,我是真的不唱戏了。上次您教导的对,我回去仔细想了,唱戏不仅耽误学业,还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误会,不如丢掉就算了。  教导主任一双手抖得连茶杯的水都要溢出,她陪着笑脸说,没有误会,没有误会,上次的事情是我搞错了……  那处分呢?朴晴微很无辜地眨眨。  搞错了自然就要撤销!  不不不,主任,那件事还是我的错。毕竟是我的行为不端正,否则为什么误会不到别人的头上呢?朴晴微恭敬地鞠躬,如果没事了,我还要回去上自习呢。主任再见。  走出办公室,朴晴微紧紧贴着墙壁,忽然笑了,压抑在心理那么长时间的那口气,终于呼出了。整个人变得很轻松。她一蹦一跳回到教室,径直走到班长那里,说,我要报名!                            (5)  十一的前夕,校庆的晚会正式在礼堂上演。朴晴微的《牡丹亭》是第一个节目。  那天晚上,音乐响起,从后台传来朗朗的旁白:“千古兴衰多少事,试问情深谁人知。天若有情天亦老,笑看风云亦平常。”  言毕曲落,绯红色大幕向两边缓缓拉起。羽衣云裳,妖艳之姿的杜十娘便俏生生地立于花海之中。不过一亮相,便引起掌声雷动。  那是朴晴微在高中的第一场戏。高中三年,他不知道真实的现实生活被自己演绎成什么样子,但在台上,她必定要做到最好,。  昆曲的唱词本就缠绵。在这样诺大的舞台,一个人,清清凉凉的,伴着琴声心有所思地踱着步。射灯随着他的身影缓缓移动。更有一番难解的寂寞与愁帐。  朴晴微那晚用白绸丝包头,身穿粉红“闺门帔”,帔外再罩白纱,双肩披大红色彩绸。粉红色的“闺门帔”和大红彩绸妖艳风流,白绸飘逸、空灵,一番难言的柔弱流溢而出,让人忍不住去疼惜。  那晚的演出空前成功,校长亲自带着电视台的记者来到后台祝贺他。朴晴微站在一群艳羡的目光里,一边落落大方地接受着省台的采访,一边感受那久违的自信与自豪。那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除了戏曲这条路,她已经别无选择。  她太喜欢站在台上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站在了世界的中心。                                   (6)  几个月后,朴晴微报考了戏剧学院。交志愿表的时候,校长有些惋惜,以她的文化课成绩,随便也可以进入知名的大学。  黑板上高考倒计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接近。班上一片离愁别绪。许多同学买了精致的笔记本,轮流写着离别赠言。  朴晴微捧着毕业录,愁帐地坐在座位上。她看到其他女生叽叽喳喳地挤在一起,互相在本子上留联系方系。偶尔有男生凑上来,谄媚地央求她把电话写下,有的还奉上照片。他却一概不理。冷眉冷眼的端坐着。他不知道,越是这样,越让人妒忌。  揣着空白的毕业录,朴晴微进入了戏剧学院。  朴晴微的文化课是第一,顺理成章地成了校干部,又是风头浪尖的人物。只不过,大学里的女生,不再把目光集中在白面书生上。朴晴微放学去超市,总能看见一排排高级的汽车,以及车上的黑西装们。  她抱着双臂站在校门口恍惚,到底身在何处?  隐约有声音从什么后传来,瞧见没,这就是现在的女大学生。满满的鄙夷和不屑。  本能的,朴晴微回头望。两个男生,一瘦一胖,一高一矮。她不高兴地想,干嘛这么刻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正想着,忽然有人远远地叫,晴微!竟是从一辆黑色本田钻出来的声音。  朴晴微纳闷,会是谁?仔细一看,原来是同门师兄浩轩。浩轩比她年长5岁,亦是苏老师的弟子,专唱小生。长得自是惆傥,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现在,他正玉树临风地站在车边冲着朴晴微招手,立刻引来一片的目光。妒忌也好。羡慕也好。朴晴微微微颔首,快步走上去。  她也好奇,师哥,你怎么来了,说话完,眼神却飘向一旁,正巧看见那两个男生依旧站在不远处,其中手稿的那个此时正盯着她,矮胖的在他耳旁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一边说,一边还不住地摇头。  他心里一叹气,也不知道他们又要对她说些什么刻薄的话了。可随即又觉得可笑,今天怎么了,居然平白无故地关心起于自己无关的其他人、其他事了。                                 (7)  浩轩找她不为别的事情,只因苏老师的90大寿即将到来。同门筹划着合演一台戏来为苏老师贺寿。  朴晴微爽朗地应下,与师哥约定好排练的时间和地点后,浩轩问她,一起吃饭吧?  朴晴微挥挥手,不了,我晚上还要上自习呢。你先走吧。  和浩轩分开后,朴晴微一个人在校外逛荡。校外有一条花街。挨家挨户都卖鲜花,用于提供给想要讨好女孩子的男士们。  朴晴微一个人转,心血来潮买了一只白色的马蹄莲。店员是同校的同学,认出朴晴微,笑眯眯地说很喜欢她开学典礼上唱的杜十娘。朴晴微脸一红,连声说谢谢,带着点羞与自得,逃似地离开花店。  就这样,一个人,一枝花,一点小虚荣。朴晴微决定要翘课跑去学校的电影院。  大约是周末,学生约会的约会,聚餐的聚餐。诺大的电影院零星地坐着几个人。放的片子是《模仿犯》。整个片子都是压抑的暗色,纷乱的镜头让为数不多的学生陆续离开。  朴晴微无比惬意,踢掉鞋子,窝在座位里看得津津有味。期间,有一个男孩要经过,客气地对她说,麻烦让一下。朴晴微缩回脚,有点不耐烦地想,进进出出的真麻烦。                                                        (8)  后来,朴晴微把那双惹事的鞋束之高阁。她对陆凌朗调皮地说,古代女子扔绣花荷包寻觅夫君,我可好,扔了一双破球鞋,很有纪念性。  陆凌朗用手勾她的鼻子,这么说,你认定我是你夫君了?  朴晴微脸一红,扭头不看他,装作生气的样子。陆凌朗也不哄她。心里默默数,没到60下,朴晴微已经缠上来说其他话题。陆凌朗说,晴微,你生气就不能坚持一会啊,这还不到一分钟呢。  朴晴微斜睨着笑,生气怎么能坚持?我们在一起就要开心,不能生气。  那时候,他们已经是情侣了。  陆凌朗爱朴晴微爱的发狂,可是陆凌朗心里有结。他总记得那个下午,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站在本田车前,含情脉脉地冲着朴晴微招手。  黑色的本田,像一片阴霾,笼罩在他的心底。  苏老师大寿,很多戏剧界名人都来祝贺。朴晴微和浩轩演绎出《桃花人面》,惊艳四座,所有人都拍手叫好,唯独陆凌朗。  朴晴微和浩轩在前面眉目传情,陆凌朗在心里琢磨着,朴晴微,你到底和他什么关系啊,竟然能演绎得如此活灵活现?  他越想越发火,几乎一刻也坐不住。他看着朴晴微和浩轩举着酒杯向白发苍苍的苏老师敬酒,宛如一对璧人。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是多余。于是,“嚯”的一下站起来,二话没说,拔脚就走。  朴晴微愣在原地,还是浩轩低声问了一句,他这是去哪啊。这才反应过来,追上去已经看不到人影。  朴晴微站立在酒店门口,十一月的风一阵阵吹过来,吹得她一颗心乱糟糟。                                      (9)  这一次,朴晴微真的生气了。老师面前的失礼,让他无比难堪。浩轩送她回学校,劝慰垮着脸的小师妹,男人嘛,总有点小肚鸡肠。既然人是你自己选的,为什么不能宽容一点。  她回到宿舍,冷着面孔坐下。他心里生气可是耳边全是师哥的话。没错,人是自己,爱也是自己给的,能怨谁。她叹口气,拿起手机拨号码。那是几位数字早就烂熟于心,可是这时候却怎么也拨不通。  朴晴微一赌气,也关了电话。一夜未眠。翻来覆去想了很多。把和陆凌朗在一起的日子搬开了细细地回忆。忽然发现,其实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好。他不浪漫,才情一般,表演课永远当不了男主角。他小家子气,女人似的吃饭前擦桌子抹凳子。对自己也谈不上多好,没送过一束花,没买过一件礼物,即使吃饭,也是路边摊。  没错,人是她自己选的。可是,凭什么要她来宽容?买东西都能退货,何况是恋爱,谁能打包票负责到底?  天快亮的时候,朴晴微开机,发了一条短信,说分手,到此为止。这样决绝的话。发完以后,翻个身睡了过去。  下午醒来。一开电话,14个未接来电,23条短信,全是陆凌朗。他对她说,怎么能这么轻易说分手呢。他还说晴微你还记得吗,你说过生气不能坚持的。、  可是,朴晴微看着这些短信,完全没感觉。她知道,她在昨晚已经放弃了这段感情。                                              (10)  至此以后,朴晴微的身边空了下来。校园那么大,偶尔也有人填补上来,没过多久又退下去。四年,不知不觉得也就过去。  毕业后,朴晴微进了省戏剧团,做了当家花旦,四处演出走穴倒也很忙碌。身边不泛有捧着鲜花开着小车的追随者。  一次的出国演出,长达几小时的飞机航程。朴晴微一双脚挤在高跟鞋里,她侧身准备脱掉鞋子,身旁的男友微微皱眉,公共场合,注意身份。  言简意赅的八个字,让所有憋屈难受都强忍在心里。朴晴微忽然想起某个夜晚,那个光着脚走在校园冰冷石径上的女孩,和那个递过来一双鞋子的男孩。  空中小姐推着饮料走过来,问他要什么。要什么呢?然后心里一酸,险些点下眼泪。  这么多年,她一直寻寻觅觅。可是,他到底要的是什么呢?也许,他要的不过是一双鞋子的温暖。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后,他才明白?  她第一次设想,如果当初,她宽容一点,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朴晴微深呼吸,摇摇头,脑海中的景象又被晃散了。  毕竟,事情隔那么久了。想当初,还有什么意义?人这一生,总要放弃起点什么。不到那一步,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