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图文日志 → 日志
            文章正文

            【、她、隨煙花而逝。】第三章

            文章分类:图文日志 发表时间:2011-10-30 20:57:41
            />

              文/苏若寒

                  

                     從丞相府回到醉埖葶,我的身子,在這樣寒了心,冷了意中終於支持不下去了,

            兼著舊病也未痊愈,終究是在新患舊疾的夾擊下病倒了,這病來得并不兇,只是懨懨的纏綿病榻間。

               嫣兒來看我時總是靜默不言,常常靜靜的陪伴我大半日,神色複雜,會以一種難言的目光注視著我。

               終有一日,我問:“嫣兒,爲什麽總是這樣看著我,而不說話呢。”

               她微微一笑:“我只是在想,若你真正對許子縸灰心絕望了,該是什麽樣子。”

               我反問道:“嫣兒你覺得我對許子縸還沒有死心嚒?”

               她淡淡道:“你以為呢?若是你真的對許子縸已經死心了,爲什麽還會纏綿這病榻中不能自拔?”

               我片刻無言、內心掙扎,反復的在問自己,是這樣嚒?是嫣兒說的這樣嚒?莫不是我還沒有對許子縸死心。

               “漪沁,你可以傷心,但不要傷心太久,這醉埖葶傷心的人太多了,不要再多你一個。”她起身,迤邐的裙角在光潔的地面上似開得不完整的花瓣,最後她轉頭說:“若是你還是這般傷心,那麼你便永遠只能是一個躲起來傷心的人了。”

                日日臥病在床,更兼著連綿細雨,也懶得起來。
                 過了幾日,淅淅瀝瀝下了半個月的雨在黃昏時分終於停了,我推窗望外,雨後清淡的水珠自葉間滑落,空氣中亦是久違的恬靜氣息。
                月自東邊的柳樹上升起,只是銀白一鈎,宛如纖細女子姣好的眉。一時興起,便拿起房中的長笛對著這月色吹了起來。

            “人難老,回首仙家,自是人間好、舊雨新知、雨難分付,別有一絲煩惱,幾度輪回誤塵緣,換巢鸞鳳教偕老,羡鴛鴦,縱千金難買一笑”隱隱約約傳來一男子的聲音,念著我笛聲的傾訴。

              “是誰?誰?”我放下笛子,對著窗外問道。

              “姑娘似乎有心事”那男子走到我窗前,拱手笑言。

             一位著素衣的男子手持一把扇,他眉心舒展,扶欄憑風,似十分怡然自得的樣子。“公子何出此言”我故作無恙。

              “姑娘把憂傷埋在心底,卻是笛聲如訴,”他言笑。

             “公子竟能念出我的笛聲,那公子認為我是為了什麽事傷神呢”我反問道。

               “世間男女,不過就是一個“情”字。”他自信滿滿的回答著。

             “呵呵,不過也就是個凡夫俗子”我似乎被他看穿,傲慢而又心虛回話。難道。。。

                “哦,。“莫不是在下聽錯了”。

               我不語,只是看著眼前這個男子,似乎在哪見過。
             
               “漪沁姑娘,琴娘喚您過去前堂”香兒在門外高聲道。
               
                “嗯,去回琴娘話,漪沁一會兒就到”我直視著眼前男子答道。

               “漪沁?難道你就是醉埖葶鼎鼎大名的林漪沁,林姑娘?呵呵,失禮、失禮。”男子彎身賠禮,笑笑言道。

               “公子,漪沁有事,失陪了”我含笑道。“姑娘請便”

                轉身離去,隨轉身回頭,見他還在窗前望著我,便含羞帶嬌低頭出門。

              

                       來至前堂,好不熱鬧,姐妹們都在忙著招呼客人。人人都把煩惱拋之腦後,笑臉迎人,又有誰知道,深夜時分的醉埖葶,猶如一座古墓,淒聲悲切。

                 “琴娘,不知喚我何事。”我直至琴娘身後問道。

               “漪沁啊,來來來、這兩位爺點名要你來撫琴”琴娘無奈說道。“你就給他們先彈一曲。”

               “林姑娘,來了幾次琴娘都說你抱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哪有一病就是兩三個月的,今天我們家少爺特意來聽林姑娘撫琴,難道姑娘要拒人於千里之外。醉埖葶就是這般做生意的嚒?”其中一名男子言道。

               “小女子的確是身子骨不好,一直都臥病在床,萬望二位爺海涵”我欠身回道。“今兒個稍好了些,既然二位爺這麼看得起漪沁,那漪沁便獻醜了。”

             “漪沁,沒事吧?”嫣兒關懷的問道。我甜甜一笑,嬌俏道:沒事兒。

               一時間,前堂歡呼聲震天。“好,好,”“漪沁姑娘請”

                  拖著沉重的身子,坐在琴前,也不知是不是許久未碰絲弦了,竟有些生疏。
             罷,看這形勢,也不得不應付下。

                   

                       初過元宵三五,慵困春情緒,燈月闌珊嬉遊處。游盡、厭歡聚。憑仗如花女。持杯謝,酒朋詩侶。

                       馀酲更不禁香醑。歌筵罷,且歸去。

                     一夜狂風雨,花英墜,碎紅無數。垂楊漫結黃金縷。盡春殘,萦不佳。

                      蝶稀蜂散知何處。殢尊酒、轉添愁緒。多情不慣相思苦,休惆悵,好歸去。

                       不知不覺,一曲終,掌聲呼樂,我起身看向滿堂賓客,不知何時,那個素衣男子已坐在我正前方,目光凝視著我。

               “林姑娘,來、陪爺喝一杯,”一個非常讓人生厭喝得醉醺醺的男人,走過來拉著我說道。

               “放手,請你放手”我焦急的試圖甩開那討厭的手。

               “哎哎哎,這位爺,漪沁姑娘在咱醉埖葶只撫琴奏樂,給諸位助興,可從來不會陪客的,玉馨,嫣兒,來陪這位爺喝酒”琴娘連忙走過來阻止他,賠笑言道。

               “爺,漪沁不會喝酒,讓嫣兒陪你喝吧。”嫣兒替我解圍來了。

               “裝什麽圣女,在青樓就是妓。”男人不甘心的推開我罵道,轉身拉過嫣兒坐在他腿上喝起酒來。
                 

                      我倒在地上,看著嫣兒,好想拿把劍刺向那噁心的男人。素衣男子走過來扶起我,含情脈脈的看著我好一會兒,便離去。

                 

                       琴娘讓香兒扶我回了房間,待香兒退下,我關上房門,蹲在地上、心如弦一般被那句話狠狠撥動,只是于我,何必去多想,何必自尋煩惱,便不作不聞、苦笑而已。
                   想起楊錦,那個如此厲害的女人,跟子縸成親三個月了,不知現在他們是否會如楊錦說的那般幸福呢,自那日成丞相府歸來,醉埖的姐妹都絕口不提楊錦跟子縸。我知道,她們不想我傷心。這樣,我就會忘了是楊錦讓我受了那麼多的屈辱,我就會忘了她搶走了我的一切嚒?

                楊錦,我要讓你身敗名裂。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