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网络文章 → 日志
            文章正文

            那一年,情正浓,血正红。

            文章分类:网络文章 发表时间:2011-10-25 18:49:11

              〈一〉
              
              和若染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一个倾听者。用若染的话来说,我就是她家的垃圾桶。她只有在她很孤单的时候才会找我,然后会很的告诉我她又发生了什么事。若染告诉我,我是唯一一个能看到最最真实的她。
              
              若染是一间酒吧的DJ公主。她的很大,眼睫毛很长。准确的说,她有一张让魂都想飞的脸。她的指甲总是染着很夸张的颜色,比如珠粉或米蓝,像她的人。她的人也很夸张,过长的腿,过细的腰,胸不大,可是足够的性感。
              
              若染的名声不好,有人说她最少和一打以上的男人上过床。
              
              可我知道不是这样的,若染不是这样的人。她只是把自己伪装成了别人所看的那样放荡淫贱。她说,只有这样才能够把自己保护好,才能不被到。
              
              我知道,是若染的把她搞成这样。若染说,她家以前的家道良好,是家电行的大老板,母亲是一家歌舞团的演员。只是她父母亲的离婚,让她开始放纵堕落。她说,当法官在法院问她她要跟父亲还是母亲生活的时候,她觉得好,好滑稽。她着和法官说,我谁也不跟。我够18岁了,我能独立生活。就算在她和我说这些的时候,她还是笑着说的。
              
              我想,虽然如此,她的心还是痛的吧。我告诉她,若染,你在我面前不用伪装的,我知道你很痛,你要是想哭就哭吧!她说,操,这有什么好哭的,他们要离婚是他们的事,关我鸟事啊,这样更好,我有用不完的钱,呵呵。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话,但我没有说下去,因为:若染已经说明过的事,我再说,只是徒然。
              
              〈二〉
              
              那个雨季的下午,若染给我打电话,她说,该收垃圾了。我便去了她住的地方。
              
              若染住的地方,永远都是拉着窗帘的,黑如夜。她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抽烟了。我在中看着她,她的神态像梅艳芳,也是那么瘦,那么落寞。我看着她,她的脸上,有一种美与悲哀,那悲哀,浮上一层粉艳的欢来。若染见我在傻傻的她,她递给我一支烟,是红山茶,她说,抽吧。好。我说,接了烟我抽了起来,之前,我没有抽过烟,我父母是绝对不接受自己女儿抽烟的,他们说那是坏才做的事。我咳嗽起来,若染笑着,花枝乱颤,她的细腰好象要断了一样。
              
              若染似一条蛇一样妖媚看着我,我有一种恍惚不在人间的。我说,若染,你,到底怎么了。问完这句话后,我后悔自己这样问她了。因为,她一听我问完后,她的,刷的一下,不要命的流。那哭声缠绕在梯间,我呆了。这是看到若染哭。
              
              若染哭着说:一个人必定成为另一个人的罂粟花。我不懂,我静静的听她诉说。
              
              从若染口中我知道了:她上了一个男人,一个比她大11岁的男人。若染深深的迷恋上了他,还说她要为那个她深爱的男宝宝。因为,她怀孕了。
              
              我惊讶,我以为我自己很了解若染,以为我自己真的就像若染说的我知道她最最真实的一面。看来我错了,若染身上还有很多是我不知道的。
              
              若染坐在床上,哭泣着。我过去抱着她,很的用力抱着她,眼泪也猝不及防的流出来,我说,傻瓜,那很好啊,你会很啊。你要哭得这么呢?若染听着,转过头,眼神呆滞的看着我,说:“他走了!他说我是婊子,他只是逢场做戏,让我别太认真!就更别说怀了他的孩子。他还说,这孩子是不是他的还不一定呢。”我听着,顿时手脚冰冷,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脑袋一片空白。若染突然发了疯似的抓着我胳膊歇斯底里的叫,她说,雯欣,你要信我,真的,我发誓,宝宝是他的,是他的。我没骗他,真的...
              
              若染精神开始有点恍惚,口里一直断断续续的重复着说宝宝是那个可恶的男人的。我哄着她,就好象哄小孩一样...
              
              〈三〉
              
              我以为,以若染的性子,不用多久,就会从那痛苦中走出来。我没想到的是,若染用了最极端的手法来证明自己。
              
              她手腕处,我数不了有多少刀口。我只看到有好多血从她的手腕处似乎很兴奋的往外涌。若染说不痛,有一种痛才是真的痛。那是爱给的痛。她,笑得好美。如初生的婴儿睡着了一般。
              
              那一刻,我好象遗失了我的眼泪。看着若染死的时候,我没有,甚至感觉不到。我想,或许死了更好,不用再受那份苦,遭那份罪。
              
              我从来不知道真的可以超越一切。以前,听着别人说,为了自己爱的可以怎样怎样,我认为都好虚假。可是,若染做到了。只是这样的爱,给了若染在这样的结局,是宿命吗?
              
              作者:Vvonne。
              
              QQ:403603055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