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校园文学 → 日志
            文章正文

            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天使

            文章分类:校园文学 发表时间:2013-10-18 13:23:16

              文/猪儿
              
              『楔子』
              
              你曾说我是你的天使,带着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曾说你是我的恶魔,带走了我生命中的一切。
              
              当生命终结了,当你选择离去了,我是否该选择放弃?
              
              对不起,曾经你一度以为的纯洁天使。其实,只不过,是一个邪恶的魔鬼。
              
              对不起,曾经你一直以为是在梦幻的仙境里。其实,只不过,是一场噩梦。
              
              对不起,我给不了你什么。我能给你的,只是一次又一次无法愈合的伤口。
              
              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天使!
              
              『一』
              
              窗外一片白雾弥漫,天空一轮半圆的明月悄悄的被一团乌云遮住。大雨狂乱的拍打着窗户,槐花树的枝桠摇摆不定,窸窸窣窣的声音妖娆着,安静的长夜被那句凄惨的声音划破。
              
              寂静的夜里,空荡的房间,孤寂的心,似水的凄凉眼泪滴滴答答,激起满心的伤感与无奈。一阵冷风毫无肆意地吹刮着,吹过心底最深的伤口,荡漾着最疼痛的感觉。那双布满忧伤的眼神,随着门外那远走的身影,缓缓地闭上了。
              
              “妈妈……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一个瘦弱单薄的身子紧紧地抱着那张黑白照片,声音嘶哑地呼喊着,脸颊的泪水洒满了一地。“不要离开我……妈妈……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秋日的雨夜,凄凉的雨滴拍打在头上,脸上,身上每一处可以触摸的地方。那单薄的身影就那么静静地,静静地跪在马路的中间。凄惨的声音惊扰了夜的宁静,那场凶猛澄净的雨水洗涤不了她身上的泥浆,愈合不了她心口的伤。她曾用那双浸湿泪水的眼睛去感动,她曾用尽全力伸出那双细小的手腕抱着他的腿,她曾试图那么努力的去挽留住他的人。但是一切却只是徒然,没有用了,一切都如苍白的纸,不管她再如何描绘图画的美丽都没有用了。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那双忧伤的眼眸,那双稚嫩的小手,那用尽全力的呼唤,那真切诚恳的挽留。但在那漠然的眼睛里,却显得如此滑稽。他没有一丝感动,他是如此的心狠,如此的冷血,如此的冷漠,如此的不尽人情。在他的心里,没有什么是舍不得的。他狠狠地推开那个单薄的身子,毫无留恋,毫无顾忌地转身离开。任由着她的呼喊震惊耳膜,任由着她的泪水流淌成河。他依旧毫无在意的决绝离开了。
              
              那个瘦弱的身躯一路狂奔,但她似乎无法追逐上那辆灰色的小轿车。小轿车急速的一路向前开,没有回头,没有逗留,就那么一直一直的向前方驶去。透过后视镜,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不肯放手,不肯认输的倔强女孩,不顾一切地奔向他。她曾那么希望小轿车会为她停下来,但似乎,在这样一个被暴风雨笼罩的季节里,在黑暗狂扫的秋夜里,注定是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那辆灰色的小轿车就那么急速的,迅速消失在黑夜里,消失在那双模糊湿润的眼睛里,消失在这个满怀希望却又饱尝失望的女孩的心里。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那句凄凉嘶哑的声音穿过云端,穿过黑暗,穿过天际,静静的弥漫在空中。
              
              『二』
              
              那是一座高大整洁的校楼。放眼望去,那一栋栋大楼都是白色砖瓦砌成的。一缕明媚的阳光轻轻照耀着,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在这里似乎还存在着一丝浅浅的温暖。院内的一角种着许多茂盛的梧桐树,一团团盛开鲜美的花儿包围着,微风一吹,空气中便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味。春日繁景,一群群五颜六色的蝴蝶翩翩起舞着,美丽极了。
              
              一棵高大茂密的梧桐树下,静静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小女孩。那头乌黑亮泽的长发轻披在腰,那惨白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的忧伤,那双明媚的眼眸痴痴的遥望着天空。她努力地想要在自己的世界里寻找那份安宁与娴静,但似乎,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变成了奢望。
              
              突然,一只蓝色的小皮球从远处重重地砸过来。正好砸在小女孩的头上,毫无防备的小女孩被皮球重重地砸倒在地。一群小男孩迅速地走过来,将小女孩团团围住。小女孩跌坐在地上,轻柔着后脑,抬起头莫名地看着他们。小男孩们恶狠狠地瞪着她,其中一个男孩将皮球拾起来,瞬间便又将皮球砸在她的身上。
              
              “哎呀!”小女孩轻轻地呻吟着。
              
              其中一个黑色衣服的男生大声地对她吼着:“刚刚我叫你把球捡起来,你没听到吗?”
              
              “我没有听到。”女孩摇着头说着。
              
              黑色衣服的男孩听后,走上前,用手狠狠地捏起女孩的左耳,“我叫了你那么多遍,你的耳朵是聋了吗?”
              
              “哎呀,好痛……”女孩紧紧地皱着眉头,小声叫唤。
              
              “你还知道痛吗?”黑色男孩凶凶地看着她,“你给我听清楚,我是这里的老大,以后什么事情都得听我的,知道吗?”
              
              “哦,知道了!”女孩没有办法,点着头说到。
              
              “这还差不多!”黑衣男孩听后放开了女孩,脸上洋溢着胜利的笑容。
              
              就在男孩得意的时候,女孩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奋力地将他狠狠推倒在地,大声地说着:“哼!我才不怕你呢,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性格倔强和不服输的女孩第一次有了反抗,而她,也会为这样的反抗付出沉重的代价。
              
              男孩被推到在地,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他立刻从地上站起身来,看着身边的小伙伴大叫着:“抓住她,给我用力地打。”
              
              此时的女孩正要拔腿就跑,但是男孩们人多势众,一下子就把她抓住了。黑色衣服的男孩走到她的身前,狠狠地给了她两巴掌。得意地看着她说:“大家替我好好的教训她,让她记住得罪我的下场是什么。”
              
              那个下午,似乎是女孩最伤心最难过的一天,她一个人躺在地上,被十几个男孩又是踢又是打,但是她却强忍着不曾哭出声,因为她知道,身上的伤口怎么都比不上心里的伤口,不管别人怎么欺负她,伤害她,她都毫无畏惧。她只是恨,恨这个世界为什么如此不公平。为什么她会遭受这样的痛苦,这样的伤害。她恨,恨所有让她受伤的理由。
              
              从那以后,女孩在校楼里面的日子变得越发的艰难。大家本就对她的到来感到不满意。自从那日的反抗,男孩们警告着所有人,不允许任何人和她说话,和她玩耍,和她在一起。所有人都和她作对,只要稍不满意,女孩都将受到一顿毒打。女孩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不属于她的苦痛,直到,直到某一天一对夫妇的到来。
              
              『三』
              
              那是个少了夏日骄阳的炎热,多了些许飞舞枫叶的秋日。世界各地都沉浸在丰收果实的胜利中,校楼四周被一片黄灿灿的稻田包围着,梧桐树的树叶也渐渐凋零着,到是花圃中那白色和黄色的菊花开得灿烂。对于女孩来说,她根本无心欣赏这些美景。她只想努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在本子上默默地画着圈圈,数着时间悄然无声的度过每个难熬的日子。她以为今天会如常日一般,一般的平淡,一般的正常。但似乎,她不知道,改变自己命运的一天居然毫无声息的到来了。
              
              当岑老师带着她走向一对衣着光鲜的夫妇时,她仿佛还没明白过来。
              
              岑老师笑着对她说:“孩子,从今以后他们就是你的父母了,你要乖乖地听话哦!”
              
              眼前那对年长的夫妇,笑着看着女孩,惊叹着:“哇,真漂亮的女孩子啊!”
              
              “孩子,离开这里以后要好好听话,好好学习,知道吗?”岑老师摸了摸女孩的头,浅笑着说到。
              
              那时的女孩似乎还不懂得离别的伤感。她只知道她马上就能够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满阴森,充满黑暗,充满恐怖的地方。那天的女孩,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头也没回的离开了那座高大而整洁的白色校楼。很久之后,女孩的脑海里依旧会浮现出那栋白色的校楼,和大门前那块黑色的牌匾,女孩依稀记得那块牌匾上的字——《洛丽莎之家》。
              
              “孩子,我们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好不好?”慈祥的母亲拉着女孩的手笑着说着。
              
              女孩没有说话,轻轻地点点头。
              
              “你爸爸姓麦,你就叫麦永馨,好不好啊?”
              
              “麦永馨?”女孩的眼神里闪烁着一丝光亮。那是希望的光束,那是对未来最美好的憧憬。
              
              从那以后,女孩有了自己的名字,她叫麦永馨。寓意着永远温馨,永远幸福。麦永馨十三岁生日了,妈妈给她买了一条粉色的公主裙,她很喜欢。看着爸爸买的那个大大的蛋糕,麦永馨在心里许了个愿望。她真的希望这个愿望可以实现。因为她的心里曾是那么的渴望,那么的期盼。如果她的愿望可以实现,就算付出再多的东西,她也毫不在意。
              
              今夜的秋风再次狂乱吹拂着,窗外的柳树飞絮着,海棠花开到荼蘼,凋零的花瓣洒满一地。在这样凄美的夜里,我总会独自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倾盆直下的大雨,弥漫了白茫茫的一片。记忆瞬间被带回到过去。那晚撕裂的心,嘶哑的声,凄凉的泪,在记忆中浅浅掩埋。只是每当这样寂静寒冷的秋夜再次降临时,我的心,便不再平静。
              
              似乎在我的生命里,注定了会被那种扰人的情愫牵绊,我曾有过不想,我曾努力的挣扎,但却无济于事。一切仿佛早已注定,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都无法摆脱那份强烈而执着的忧伤。
              
              『四』
              
              六年后。
              
              那是热闹非凡的校园,操场中上演着一场激烈的篮球比赛。后花园中的石凳上,稀稀疏疏坐着手捧书本的学子。一阵微风吹来,盛开着的桂花香味便弥漫空中。淡淡的,很清香。
              
              没有人知道,我是那么喜欢这样安宁娴静的生活。
              
              空荡的教室里,我安静地坐在窗户的一角。透过明亮的镜子,我看见了一张清秀的脸颊,那双明媚的眼睛充满淡淡的忧伤,阳光倾洒着闪烁着明艳的光,那张清秀的脸颊上,仿佛印刻着深埋的记忆,却又深邃得不见踪迹。
              
              镜子里的女孩叫林紫韵。林紫韵是个孤独的孩子。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走进她的世界,也从未想过在她的世界里有所作为。我知道,其实这个世界很不公平。但就是在这样不公平的世界里,我不知道,不知道林紫韵最后竟会成为我生命中最难忘的人。
              
              林紫韵是个孤独而又安静的孩子,这是我对她一直以来观察的结论。
              
              无论何时何地,在教室最角落的位置里,总能看见她独自一人的身影。时而托着下巴看向窗外,像在思索着深奥的问题。时而低着头在日记本上写着什么,像在记录着过往。时而塞着耳机听着慢摇的音乐,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梦幻里。似乎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可以无视其他人的存在,仿佛我们这些个欢呼雀跃的家伙,在她的眼里都是透明的。
              
              林紫韵在学校里是只狂野的黑豹。这并不是我夸张的说法,而是因为她的着装奇特,个性前卫,最最重要的是她那一脸冷冷的酷样儿。在学校里,她很高傲,没有朋友,至少我从未见过她与任何人走过,除了我!
              
              林紫韵其实可以很热忱,比如在周末的时候,我曾见过她去做义工,穿着朴素的她与校园内画着浓妆的她完全判若两人。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真的难以相信。偶然在游乐场的时候,她会坐在旋转木马上,来来回回的荡漾,而这,就是一整天。我曾那么想去揣测她的内心,但是,她就像个谜一样,在我的心里时不时的激起涟漪。
              
              林紫韵在学校里也是最具有争议的人,她每天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但却没有任何人敢批评她。就连学校最霸气的教导主任见到她,也会假装着看不见。其实我们班里有个“四人帮”,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她,觉得她虚伪又做作,所以处处跟她作对。她抽屉里偶尔多出了几只青蛙或螃蟹都是家常便饭,偶尔她晒在阳台上的裙子不见了也是正常的事情。她的书本很多次找寻不到,就连她的椅子上抹了黏糊糊的胶水,也是习以为常了。
              
              而最不正常的一件事,也许要数造谣诽谤了。
              
              『五』
              
              星期一的晨曦显得特别灿烂,阳光普照大地,百花争艳着欢笑了。和往常一样,我并未觉得有何不同。但当我提着热水壶走过校园的晨报上时,一则偌大的新闻止住了我的脚步,缓缓不肯离去的我目瞪口呆了。我不知道是谁刊登了这么一则报道,一则让全校为之轰动的报道。
              
              “林紫韵是个坏女孩,她昨天去堕胎了!”
              
              我不知道林紫韵看见会有什么样的表情,但在她看见之前,我已经将所有可见的晨报撕了个粉碎,扔进了垃圾桶。我开始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得意洋洋,殊不知,这只是个假象,我恨!我恨这样空虚而不切实际的假象。
              
              当我伫立在教室门口的那刻,我的眼神正好落在室内林紫韵的身上。她依旧打扮着新潮,耳朵上那颗闪闪发光的耳钻骄傲的刺痛了我的眼睛。她面无表情地站立着,眼神看向黑板,我没有注意到她那早已紧握的双拳和紧咬着的下唇。我只看清了那几个大字,和我在晨报上看见的一样惊讶了。我未曾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风“嗖”的从我身前穿过。撞开了的我后退了几步,朦胧中我触摸到了手心那温热的泪滴。
              
              我不顾一切地跑上讲台,拿起讲台上的黑板擦一顿胡乱摩擦,而后转身看向各位同学,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喊出了惊天的声音:“林紫韵有错吗?林紫韵得罪你们了吗?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她?你们这样做有没有想过林紫韵的感受?你们这群可恶的败类,对着你们我都觉得羞耻!”
              
              不知道为什么,骂完之后我的心情居然出奇得好。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有如此大的能量,真没想过自己就这么悄悄的“英雄救美”了。内心有点小小的欣喜,但是,比起林紫韵的伤痛,我又瞬间将这样的欣喜压在了心底。
              
              我是在教学楼的天台上找到林紫韵的。在那里,有着轻柔的微风吹拂着狂乱的发,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味,蔚蓝的天空飘荡着朵朵白云,明媚的阳光隐藏了,像似隐藏内心的悲伤。远处桂花树上稀稀疏疏站着几只小麻雀,左右翱翔着,吱吱喳喳地欢叫着。我无心欣赏这么美的景色,我知道,林紫韵也无心。
              
              林紫韵双手抱头静静地躺在地板上,闭着双眼一动不动。我轻轻地在她身旁坐了下来,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静默着。我只想这样静静的静静的陪着她。忘了是如何打破沉寂的,只记得那天的天特别蓝,林紫韵对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而那天下午也是我第一次见她哭得如此伤心,止不住的泪滴像关不紧的水龙头般,肆意狂洒着。那一刻,我的心似乎也有些颤抖,但那仅仅是颤抖。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能将她缓缓拥入怀中。
              
              阳光倾洒,湖光碧绿,天台上,若隐若现的倒映着一高一矮的背影。
              
              『六』
              
              那日午后,清风柔和,蔚蓝云端,夕阳落幕。
              
              很久以来,我都不太了解她,只是一味的充满了仇恨和厌恶。我不知道,其实她和我一样,一样的需要关怀和爱护。原来外表乖张的她,内心也如我一般,一般孤寞寂寥。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之后,我和她居然成了好朋友,而且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一直以来我幻想过很多场景,但这却是意料之外的。这完全不在我把握的范围内,可那又怎样呢?至少我能近距离的看着她,去了解她的内心,去看清她的戴着面目后的真相。这也许是我的幸运吧!但我的幸运可能随时成为她的不幸!
              
              林紫韵一直把我当成她的知己,只要有什么好吃的,有什么好玩的,都会与我分享。我知道她这么做的原因有百分之九十五是因为我那天的相救。但那百分之五呢?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测。我以为在这样的糖衣炮弹之下,我那颗小小的心会良心发现,但是,事实证明没有任何改变。
              
              林紫韵曾对我说,她感谢我对她做的一切,感谢我那么拼命的保护她,她说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直到遇到了我。她说我是她这辈子最信任的人,只要我说什么她都相信。她还说我就像一个天使,一个落入尘间的善良天使,一个可以守护她一生一世的天使。我笑了,如此一个稚嫩的孩子,如此天真无邪的孩子,为什么让我遇到你呢?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吗?但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注定,因为我会舍不得,舍不得去伤害。
              
              林紫韵的霉运并没有因为和我在一起而减少。相反,她的厄运一直不停歇的发展,而且急剧加深了。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呼喊着,让我不得不去做。最后一次,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诫自己,这只是最后一次,但最后,最后,一直到最后,我依旧不曾放手。
              
              那日,我拿着一封蓝色信封悄悄地塞进了林紫韵的抽屉里,我坐在她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拆开信封的表情。我知道她一定会露出腼腆的笑容,内心一定会狂喜不安。因为我知道,这封信对她而言有多重要。那日傍晚,林紫韵第一次,第一次不打招呼地离开我,第一次不曾通知我独自一人离开学校。我知道她去了哪里,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必须要假装着,假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发生。
              
              那一晚,我的心忐忑不安,望着月空中闪烁的繁星,独坐了一宿。
              
              第二日,林紫韵带着浅浅的笑容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询问她昨晚去哪了?她浅笑着摇摇头,打着谜语不告诉我。我口袋的手机不知名地震动着。顿时,我的嘴角露出了一莞狡黠的笑。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也不曾有一丝预兆,林紫韵正经历着一场偌大的浩劫。而那始作俑者,竟然是我!
              
              昨晚林紫韵去见的人是她一直以来暗恋的男生,这也是我从她的日记里知道的。我伪造了男孩的笔迹,写了一封信给她,把他们约在了一起。我知道男孩已经有了女朋友,所以特别叮嘱别人拍下了他们的照片。这样,我就有题可做了。
              
              动乱是从宁静的午后开始的,同学们不知从什么途径得到了一份惊人的新闻。洁白的打印纸上印忖出林紫韵和邻校一个男生一起相拥的照片,图文并茂的详细解说,让所有人都相信事实。教室内,花园里,图书馆,凉亭里,操场上,不管再哪里,都有同学在议论纷纷,各自飞舞着谈论着。也因此,各种版本的故事应运而出。有人说林紫韵和邻校的李阳谈恋爱,也有人说这个男生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是邻校的校花,还有人说林紫韵做了第三者都浑然不知……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我和林紫韵两人拿着羽毛球在操场上玩着。突然一大群女生从校门口走进来,其中领头的女生穿着黄色的连衣裙,她直径朝林紫韵走了过来,不容林紫韵反应,她的巴掌就狠狠地打了下来。那响亮的声音在空中盘旋,我冲上去扶着林紫韵,瞪大着眼睛盯着领头的女生:“你是谁啊?干什么打人?”
              
              领头的女生抬起头,眼神中流露着不屑:“林紫韵,你给我记好了,我叫王雪,是李阳的女朋友,今天我只是给你一个警告,以后给我小心点,不然,有你好受的。”王雪说完,便带着她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在我的眼前,不容林紫韵任何地解释。身边的同学们互相议论着,“看来,今天的新闻是真的,原配都找上门来了,还不承认是小三?”
              
              林紫韵抬起头大叫道:“我没有,我不是小三!”说完便甩开我的手,冲出了人群。耳边的同学还在众说纷纭,但是我的嘴角,又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没有人知道,那刻我的心有多矛盾,对与错,或许只是一念之间。而我的选择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看着林紫韵伤心痛哭的样子,我的内心不知道有多快乐。
              
              『七』
              
              “不要,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为什么你会选择她?难道就因为她比我漂亮?比我年轻?”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妈妈……”
              
              “不……不要……不是这样的……”
              
              寂静的深夜里,繁星错落着,荒废了流年,树叶拍打着窗户,回忆起过往的一切。我再一次被噩梦惊醒,依旧冰冷的夜,依旧的心寒,依旧的仇满心怀。仁慈,离我渐行渐远,为什么没有人对我仁慈?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平?我抱着头,泪洒满了衣襟,红肿的眼睛再一次闪烁着莫名的光芒。也许,也许很快就结束了,也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看了看睡在下铺的林紫韵,她睡得很香甜,看着她清秀的面容,我的心静静地跳动着。我又想起了她在天台上对我说的话,“麦子,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是个坏女孩,我真的不是。虽然我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很有个性,很另类。但是,我只是想博取大家的关注,更重要的是,我想得到我妈妈的关心啊!可能你们不知道,这所学校是我妈妈一手创办的,老师们都知道我是林董的女儿,所以不敢对我怎么样。我每天住在宽大豪华的别墅里,吃着山珍海味,穿着时尚的名牌衣服。但是,这些对我都不重要,我只是想引起妈妈的注意力,让她好好的关心一下我,在乎一下我。可是,没有用的,她只想着她的事业。我觉得,我根本不是她的女儿。因为她从未在乎过我……”
              
              我抬起头,看向窗外,今晚的月色淡淡的,像要诉说什么。“林紫韵,你当然是你妈妈的女儿。林慧,林紫韵,你们母女俩,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的。”
              
              校园内关于林紫韵做第三者的消息还未停歇,一则更惊人的消息又再次席卷了整个校园。这则更劲爆的消息一传出,立刻掀起了惊天骇浪。几乎是所有老师同学们的手机同时收到了这条短信:“林紫韵具有做第三者的潜质,因为她的妈妈林慧也是第三者!”短信中详细的说明了林慧当年不顾一切的做第三者,并且如何破坏别人的幸福家庭的过程。更惊人的是,她抢夺别人的老公,逼死了原配,使得一个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此消息一出,不仅惊呆了大家,就连当事人林紫韵都惊讶不已。这个事实对她而言难以接受,尽管她和母亲的关系不好,但是,母亲的为人怎样,她还是了解的。怎么会?怎么可能会这样?
              
              当我拿着短信去询问林紫韵的时候,她那双无辜的眼睛差点使我相信了。林紫韵似乎早就知道我来的目的,摇着头用细微的声音说着:“麦子,我妈妈不是这样的人,你相信我……”
              
              我看着林紫韵,淡淡地说:“如果你想证明你妈妈是清白的,那就听我的。”
              
              我再次站在了教学楼的天台上,狂风肆掠着,乌云一步步逼近,天际边闪烁着一丝丝暗黄的光芒,汹涌的云波像要吞噬着我。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林慧的电话,我谎称林紫韵被我绑架了,让她火速来到学校。林紫韵在林慧的心目中似乎比我想象中重要,不到十分钟,她就匆忙地赶到了天台。我站在一旁,笑着看向她。
              
              林慧喘着大气,唏嘘不已地急忙询问着:“你是谁?紫韵呢?她在哪里?”
              
              “你不认识我了么?”我冷笑地看着她。
              
              林慧上下打量着我:“你……是谁?”
              
              我漠然着抬起头,“不记得我没关系,那你一定记得周玲了?”我加重了语气,“一个被你逼死了的女人!”
              
              “周玲?”一脸的惊讶和不敢相信,林慧吞吞吐吐地说:“你……你是她的……”
              
              “没错,我就是周玲的女儿。”
              
              一脸的错愕,惊讶不已的双眸。
              
              “你想怎么样?你把紫韵怎么样了?”
              
              我笑了,笑得泪水滑落脸颊。“十年前,你成功的勾引了我爸,逼得我妈服毒自尽,随后我爸也不知所踪。原本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瞬间被你毁于一旦。你害得我变成了孤儿,在孤儿院里遭受欺凌,我内心所受的所有的痛苦都是因为你。你觉得我会对你女儿怎么样呢?”
              
              林慧的眉头紧皱着,脸上写满了担心,“你放了紫韵,一切都是我的错,跟紫韵没有关系,你放了她,有什么事情你冲我一个人来。”
              
              “呵呵!你现在是在求我吗?你觉得现在求我有用吗?当年我妈苦苦哀求你离开我爸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她的?你把她推下了楼梯,摔断了她的左腿。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原谅你吗?”我看着林慧,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我恨,我恨你啊,林慧,我每日每夜都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吃的你肉,喝你的血都不解我心头之恨啊!”
              
              此时林慧的脸上竟然呈现出悔恨,“对不起,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你告诉我紫韵在哪里好吗?”
              
              “妈……”林紫韵静静地站在林慧的身后,眼眶早已打湿。“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林慧转身看向林紫韵。“紫韵,你听妈妈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你好可恶,我恨死你了……”紫韵说完便转身飞奔下楼。
              
              “紫韵……”林慧大叫着急忙追了出去。
              
              走了,都走了,只剩我一人。狂风拂去了我的泪水,却抚不平我内心的伤口。
              
              我抬起头,对着蓝天,对着白云大声呼喊:“妈,我能告诉我吗?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是对?抑或是错?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我成功了,计划了这么久,终于在今天让所有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那又如何呢?我的心里,似乎感觉不到胜利的丝丝喜悦。
              
              『八』
              
              我知道我和林紫韵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从前我们手拉手一起逛街,从前我们肩并肩一起跑步,从前我们一起喝着一杯果汁,从前我们一起吃着一盒甜品,从前我们互相许诺着对方一起走。无论发生任何事,都绝对不会放弃对方。
              
              从前的从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不知所措的。我早已分不清什么是真心什么是虚假了。我也不再记得我说的哪句是真话哪句是谎话。因为在林紫韵面前,我发现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从虚假变成了真实,从谎言变成了真语。原本我是刻意去跟踪她,原本我是有心计的接近她,原本我是想狠狠的伤害她。原本的原本,在我了解了她真实的面目后,在我看清了她是个多么善良的女孩后,在我明白了她内心是多么需要我的时候。我的心,居然毫无预兆的发生了改变。而这些改变我居然一点都不知晓。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其实我并不想伤害她,而是在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
              
              我很想和林紫韵说声对不起,不管她是否原谅我,我都很想亲自跟她这三个字。
              
              我徘徊在林紫韵的家门,我不敢向前一步,当我真的要面对她的那刻,我的心竟然莫名地砰砰直跳,我害怕了,是的,我真的害怕了,我害怕所有她不肯原谅我的理由。我又再次想起了她那张笑脸,我又再次记起了她对我说过的话。
              
              “紫韵,你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欺骗了你,伤害了你,你会怎么样?”我试探性地问着林紫韵,此刻心房急剧地跳动了。
              
              “我会原谅你的。”几乎是毫无犹豫的回答。
              
              “你真的会原谅我?”我一脸的欣喜,激动着问到。
              
              林紫韵笑了,伸手递给我一颗巧克力,“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欺骗了我,伤害了我,我一定会原谅你。”
              
              我笑了,笑得内心惶惶不安。没有人知道因为这个答案,我纠结了多久。内心的挣扎是会致命的,没有人能体会那种心情,只有我,只有我才深深的懂得了。
              
              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林紫韵的样子,她笑的样子,撇嘴的样子,生气的样子,发愁的样子,所有的样子,都深刻的记在我的脑海里,无论时间怎么消磨,我都无法忘记。
              
              或许是我太专注了,所以根本不曾注意到身后那辆黑色小轿车的快速驶过。它似乎是有意朝我冲来,所以根本不等我发现,它便“嗖”的飞奔过来了。我只看见一道白光从我眼前闪过,有力地碰撞着我,我狠狠地摔倒在地。我闻见空气中飘来一阵花香味,那是熟悉的味道。可是瞬间,便消散不见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我以为我已经去到了天堂,但是手间却还存在着温热的感觉。草地上满是飞溅着的鲜血,一滴滴都是我满心的眼泪。一袭雪白长裙的林紫韵就那么静静地躺在一旁,鲜血染红了白裙,渲染成一朵朵梅花。我伫立了好久好久,仿佛一世那么久的守候。我想要呼喊,却感觉到什么堵住了咽喉。我想要伸手触摸,却始终提不起劲儿。最后终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我大叫着“不要”。高昂的声线划破长空,一句句的在空中回荡着。
              
              我那朦胧的眼睛不经意地看见林慧呆立在车门外,她那惊惶的面容,和那慌张的眼神。在那一刻默默的定格着。我知道她的内心也如我一般,一般的慌乱与恐惧。
              
              我不顾一切地朝林紫韵奔去,将她轻轻地拥在怀里,我拨开她的长发,想要看清她的模样,这个曾经我那么想要伤害的女孩,如今怎会变得如此憔悴?那苍白的脸庞,微蹙着眉头,那双明媚的眼睛,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一个劲的往下流。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为什么到最后你还是要护着我?你不是应该恨我吗?恨我欺骗了你,恨我利用了你,恨我伤害了你。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是想让我一辈子对你愧疚是不是?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摇晃着林紫韵的身躯,哭泣着不停叫唤着她“林紫韵,你不要死,你不要这么狠心,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走。我求求你,你快起来好不好?只要你好好的,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林紫韵的嘴角蠕动着,像似在对我说着什么,我低头倾听,泪水再次涌出,滴落在早已染满血迹的衣衫上。
              
              “麦子……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这只录音笔……是我留给你……最后的礼物……我不怪你……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林紫韵说完这句话后,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管我如何摇晃,如何呼唤,如何哭泣,她再也不曾理会过我。我就那样静静地抱着她,抱着她,抱着她……
              
              『九』
              
              这一次,我们是真的回不去了。
              
              我独自来到了海边,踩着柔软的细沙,吹着暖暖的海风,天空刚刚被雨洗涤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忧伤,天际泛着暗黄的光芒,一点点扩散开来。随着夜幕的降临,天空渐渐变得阴霾。
              
              塞着耳机,听着林紫韵留下的录音笔。泪水已分不清对与错。
              
              “麦子,其实很早之前就好想跟你说,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我知道很多事情你也不想的,你为了报复我妈,肆意接近我,伤害我,这些我都不怪你。因为我答应了你,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无论你欺骗了我,或是伤害了我,我都会原谅你,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最好的朋友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之间不管发生过什么,都能一键还原的关系。麦子,我们一起忘记过去好吗?我们不去理会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不去在乎谁伤害了谁,我们只要好好的在一起,做一辈子最好的朋友,好不好?如果你和我想的一样,那就明天晚上九点,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
              
              我的泪水不停的浸湿眼眶,我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阵紧促的心悸。那种疼痛无法用言语表达,但却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深刻。
              
              我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究竟因何而起,因为林慧吗?那我爸爸就没错吗?因为我妈的离世吗?那我就没错吗?我处心积虑的去报复林慧,结果却伤害了我最好的朋友。最后,她走了,走得洒脱,却留了一辈子遗憾给我。林紫韵,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一定一定不会这么做。你相信我吗?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会好好地珍惜你,好好的像天使那样,静静的守护着你。
              
              我缓缓地朝海的那边走去,一群海鸥低飞着,远处的夕阳渐渐落下,渲染了整个海面。海水漫过了我的脚踝,漫过了我的膝盖,漫过了我的小腹,我并没有觉得这有多么冰冷,因为心早已冰冻了千万丈。
              
              当海水不经意的漫过我的胸口。那一刻,我的眼眸中,突然看见了林紫韵那张清秀的脸颊。
              
              暗黄的云端下,一团白茫茫的雾霭笼罩着我。我看不清出口,却努力的想要找寻。我伸出那双被海水浸泡得发白的手。想要抚摸那张温暖的脸庞。我看见林紫韵在笑,她真的在对我笑。曾经的我从未觉得她笑起来如此美丽动人。但此刻我却是如此的希望她能够笑着看着我。
              
              “麦子,你别做傻事啊!你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林紫韵那细微清澈的声音在我耳边萦绕着,久久不肯消散。“麦子,你要学着跟过去告别,擦拭干净伤口的血,勇敢的跨过这道坎。对于我的离去,请不要再耿耿于怀。你知道吗?未来的路还很长,我希望你幸福的走下去。你知道的,我会在天上看着你哦。不要再让我难过了,好不好?”
              
              我静静地聆听着林紫韵的话,每一句都荡起我心底最深的涟漪。我摇着头,不肯答应。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我紧咬着嘴唇,鲜血顺势滑落了,滴落在海水中,瞬间消失不见了痕迹。就如林紫韵,似乎在我的生命里从没留下任何痕迹,但却不知不觉在我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我奋力地向前走去。但耳边的声音似乎变得更响亮了。“麦子,这辈子,我没求过谁,我现在只求你,求你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麦子,我求你了……”
              
              “啊!”我愤怒地仰天大叫着,瞬间止了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在乎我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离我而去?我到底造了什么孽?老天你要这么对我?”我狂躁着,咆哮着,向着天空呐喊着。我的双手胡乱地拍打着海浪,水花四溅着纷飞了。像狂乱的雪花飘散着,一片又一片。像一颗颗撕碎了的心,一点一点落入尘埃。
              
              我静静地躺在沙滩上,抬头仰望着漫天繁星。一轮明月悄悄的悬挂空中,那轮明月的周围围满了一颗颗闪亮的星星。我找寻到那颗最大最闪的星星,我知道那颗极有可能就是林紫韵。因为她在我的心里,曾是如此的干净清澈,纯洁明媚。
              
              “林紫韵,你知道吗?我还欠你一句对不起。我知道你能听见的,因为你一直深深地存在我的心里。”
              
              “对不起,林紫韵,没能做你的天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如果还有来生,我愿一生一世守护你,做你最快乐的天使。”
              
              耳边竟不知不觉的响起了美妙的歌声:“你就是我的天使,保护着我的天使,从此我再没有忧伤。你就是我的天使,给我快乐的天使,甚至我学会了飞翔……”
              
              后记:林慧最终因为林紫韵的死而变得疯疯癫癫,每日每夜抱着林紫韵的照片流泪到天明。也许她该为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上一切责任,也许她的心在林紫韵离开人世的那刻也随之而去。而我,最终还是走进了那家熟悉的校楼里,在那里面每天和那些忧郁而伤感的孩子们生活着。我是很用心的在照顾着,关心着他们。因为曾经的我也与他们一般的忧伤,一般的空洞。我希望将林紫韵的心愿延续下去,用她那颗热忱而善良的心去回报这个世界。我相信她在天堂上会静静地看着我,指引我,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夜幕降临的那刻,我漫步在校楼大门,不经意地抬头,又再次看到了那黑色牌匾上写着的熟悉而苍白的几个大字——《洛丽莎之家》。
              
              猪儿:278672121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