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校园文学 → 日志
            文章正文

            亲爱的,我想我们不会散.

            文章分类:校园文学 发表时间:2012-8-15 12:08:05

              [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的伟大]
              
              我撕开雪糕的包装袋后便从里面拿出一支巧乐兹,然后因为天气炎热以及我吃得很慢的关系手里的巧乐兹在还没吃完三分之一后就化了,于是就急急忙忙的拿出纸来把手里的汁擦干净可最后却剩下了黏糊糊的手,摸上去都是黏黏的。然后我突然就想到了生化危机里的僵尸的脑浆,于是没由来的一阵恶心。而更可悲的是我手里的巧乐兹就在我用纸急急忙忙的擦手时不小心脱离了手掌心,掉在洁白的新球鞋上,途中还顺便擦过了今天才换上的牛仔裤。
              
              -操。我开始为我的几元钱而惋惜,然后扔掉了手里擦过雪糕汁的纸才想起前方还有一个辛时安在等着我于是就大步大步的跑起来,途中不时会经过一两家咖啡店,里面飘出来的是咖啡的香醇以及里面的钢琴曲或流行歌曲的旋律,随后便和车水马龙融合在了一起。那一刻是矫情的文艺,突然在那一刻我就想到了顾之流。
              
              那个那么矫情那么文艺让我无法忘记的人。
              
              这时我突然就矫情起来了,我想顾之流一定在某个地方把她的传递给我,让我不得不想起她,想起我们的那些曾经以及她对我说过的那些话。
              
              我突然就觉得我很想她,那个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人,那个很坚强很文艺很决绝的混蛋,
              
              就在我用这些时间来努力回忆顾之流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要命的震动,伴随着的是顾之流曾经给我设置的很文艺很非主流的很有她的风格的彩铃。我想如果我是个男的外人看到我这动作一定觉得我很蛋疼,不过幸好我只是个女的所以至少做这个动作时别人只会联想到我在捣蛋。我拿出手机来便看到辛时安的名字要命的在屏幕上闪,于是我在深吸一口气后听到了我熟悉的杀猪一般的嘶吼。
              
              -苏慕楠,老娘跟你没完!
              
              在接到辛时安的那个电话后为了不防止被她当众强奸我便火速赶到了LV旗舰店的门口,可我看着这巨大的牌子突然心生一丝悲凉。因为只要我踏入这个地方,那就意味着我口袋里的红色毛爷爷要哗啦啦的飞快流逝。
              
              要想在人群中找到辛时安是一件在容易不过的事了。因为她总是顶着招摇的黄头发穿着很非主流的衣服戴着超大的耳机在人群最多的地方摇曳着她粗壮的身姿,并且嘴里一定叼着根烟,要是走近一点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烟的牌子是云烟。
              
              我努力依靠着这些特点去找她,果然看见了一个头顶杂乱黄发的女子,我大声喊了一声辛时安之后那女子转了过来,她嘴上果然叼着根烟,我知道那牌子一定是云烟。
              
              那女子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赶快跑过去。于是我就大跑了起来。
              
              -苏慕楠,你知道老子等你多久了么。
              
              -我错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吧。。你不是要买LV的皮带么,快走啊。
              
              -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那好快走吧。今天老娘一定要买到那根腰带。
              
              说实话,在这点上我挺佩服她的,毕竟明明住宿却天天踩着上课铃在教室门口喊报告的人竟可以为了秒杀到一根二千二百八的LV的腰带而在电脑前坐一个晚上,在我第二天起来时还对我说,苏慕楠,我终于抢到了。然后像电视剧里的完成了遗愿的小悲情人物一样倒在桌子上,沉沉睡去。这是何等的毅力啊。
              
              在旗舰店里逛来逛去也始终没碰到她在淘宝上看到的那根LV腰带,当然结果一定就是她提着更多的腰带出来。
              
              辛时安对腰带的热衷是我永远无法达到的境界,她总算能为了一根相中的腰带而不惜跑满整个上海,即使最后灰头土脸的滚回来也仍然欢天喜地,并且像我炫耀那根腰带是多么多么的好,然后马上用她的单反照下相片来发微薄,可每根腰带最后的命运都是戴上去显摆一天后就堆在床上然后每个月回家时带上最后默默的在她房间里的衣柜里被灰掩埋。
              
              辛时安对LV也是极其热爱的,她并不是只像其他人那样仅仅知道LV的全名是LouisVuitton,她连在上海的每一家专卖店的地址都可以倒背如流,然后在每次回家时去北京在西城区的LV旗舰店血拼,这是她身为北京人的骄傲。
              
              当然在这些进店时的血拼以及刷卡时的洒脱上凌驾着的是人民币。辛时安家有的是钱,她完全不用为后半辈子而愁。而我却注定只能在书本上啃来啃去,最可悲的是这样做只是为了以后再做乞丐时起码还能以精神战胜别人,这是我妈说的。
              
              在我想了那么多后辛时安也欣赏完了她新买的腰带,然后问我要不要去KFC,可我还是想先去星巴克喝杯咖啡。当然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我在辛时安的苦苦哀求下只得妥协,始终只能把星巴克放在一边。
              
              我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发着微博,而辛时安去点餐了。原因是她觉得我陪她逛了那么久应该效劳我一下,而她的这份难得的效劳就是帮我去点餐,然后把食物用托盘抬过来。
              
              辛时安就是这样,她总觉得别人为她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而她为别人做了什么就像是多大的恩赐一样,在这一点上她和顾之流很不一样,可我却意外的能和她很合得来。我想这是因为我习惯了,习惯了这些富家小姐的嚣张跋扈。
              
              -苏慕楠,沈旧年终于同意和我一起去看电影了哎!辛时安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放光的,当然我也领略到了她今天为什么会"效劳"我了。
              
              -嗯。挺好啊。
              
              沈旧年是辛时安口中的一见钟情,同时也是我曾经混的挺熟的一个人。那时他喜欢顾之流,并且穷追不舍,为她做什么事他都愿意。可后来顾之流收拾收拾行李就独自一人远行去了,感情是完全没把沈旧年这个存在放在眼里。抑或是她从来没把沈旧年视为一个存在。
              
              -时间是明天下午,你看啊,我早就买到了两张失恋三十三天的电影票了。
              
              -不应该是他买么。
              
              -你懂什么,他好不容易同意了,当然应该是我去买票了。
              
              是。我确实不懂。我不懂为什么我最爱的两个人都要跟沈旧年有那么一段故事,而且都那么刻苦铭心,且那么纠结。
              
              我也不懂沈旧年到底哪里好,值得善良纯真不懂人情世故的辛时安如此穷追不舍,她甚至愿意为她上街头献唱,并且豪不觉得丢人。
              
              什么叫爱情的力量与伟大,我算是见识到了。
              
              [小楠,我回来了。]
              
              辛时安的鬼哭狼嚎在我手机里传出来的前一秒我还在悠哉悠哉的玩着魔兽找着NPC,可在电话响后她的嚎叫声就算不响彻整个夜空也响彻了整个寝室,她用她鬼哭狼嚎的断断续续的声音向我表达了一句话:苏慕楠,沈旧年抛下我走了。
              
              为了明天的报纸上不出现类似于"一女大学生因被某男生抛在电影院而割腕自尽"之类的新闻,我抛下电脑屏幕上被怪打死的玩家果断冲到电影院去找辛时安。
              
              我到门口的时候是彻底的震惊了,因为我看到了辛时安脸上的两颗水蜜桃以及她手上流出的血。后来愣了很久后我听到了我的嘶吼,辛时安,你***要死啊!
              
              那一刻的我已经不管路人诧异的眼光。文艺点说。我突然就觉得那时候世界都凝固,只有我和正在崩溃边缘的辛时安。其实就算时隔多年,我也还是会诧异,那时的我是怎样在路人的诧异下边哽咽着骂辛时安边跑向她,然后哭着抱着她,也不管她受伤的鲜血弄脏了我新买的将近五百块的T恤,只是在她耳边说,亲爱的,我们回去好么。
              
              -你拉我去哪?
              
              -医院啊。
              
              -为毛要去。。
              
              -你手流血了。
              
              -没事,就流了这么点而已。
              
              -不干,你一定要去。
              
              -不要。
              
              -辛时安,你***到底去不去!我站起来对她吼。
              
              -苏慕楠,我***说了我不去!她也站起来吼。
              
              -你真不去?
              
              -真不去。
              
              后来就在问完这句话后我和她对视了一分钟左右我投降了。-那算了,但我们现在就回寝室,我帮你包扎。
              
              -嗯。她点了点头,然后牵着我的手就跑起来。我突然就觉得辛时安还是以前的辛时安。不喜欢的东西和事物就拒绝接受,她还是很纯真很美好,她还是喜欢上沈旧年之前的辛时安,她还是那个和我在一起手牵手漫步时说的不是LV就是游戏总之永远不会提及沈旧年。
              
              当然,这一切的前面要加个很久以前。而与这个词语相反的我想便是从此以后,就如果在辛时安喜欢上沈旧年后她就完完全全的变了一个人,这句话的前面就可以加个从此以后。
              
              我突然就想感叹一声,唉,没办法,谁叫我语文学得那么好。然后我突然就觉得貌似这个时候想这样的话太不义气了。可我何时讲过义气呢。
              
              我拉着辛时安回宿舍时宿舍的管理员阿姨和我说有人来找我,我全当她是爱卖萌总是发出人家人家的小学妹而已,然后就拖着辛时安赶紧走,完全忽视了身后那个面色蜡黄的管理员阿姨的咆哮。
              
              -喂,你的信!你听不见吖?
              
              如果我那时回过头我就会看到顾之流给我写的那封很长很长的信,我想如果我看到了就不会再让之后的辛时安发生那么多事,也不会让之后的我有一段死去活来的爱情,有一个爱得死去活来的林安念。
              
              -苏慕楠。走在前面的辛时安突然转过头来,声音很轻很轻,让我觉得很不自然。
              
              -。。。嗯?
              
              -谢谢你。
              
              -嗳?这有什么好谢的呐,谁让我们一直那么爷们却拥有一个那么矫情那么文艺的名字。你说是吧。
              
              -嗯。
              
              后来的我淡忘了我们当时的表情,只是依稀记得那时我紧握的她的手以及明媚到刺眼的阳光。
              
              虽然那天还有个在之后牵扯出那么多事的顾之流以及我爱的林安念和不爱我的林安念。
              
              那天晚上我们寝室依旧打杀声成一片,辛时安很开心的和同寝室的姐妹闹着,而我也依然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着练着魔兽。
              
              -辛时安,捐赠我一百二十块好么.我别过脸去看着辛时安.
              
              可辛时安连头都没抬一下,仍然拿着她的爱疯兴致勃勃的给她新买的LV腰带拍照发微博.-怎么,要让我当红十字会给郭美美炫富去么.
              
              -辛时安,你别跟我装.就一百二十块而已,你捐给我会怎样.
              
              -既然你嫌少就自己出啊,干嘛扯上我.
              
              -我要嫌少还要跟你要啊.
              
              -这不一定,而且你平时不是说只要东西好付多少钱都不怕么,怎么这次要我出.怎么,成心敲诈么?
              
              -可东西不一定好啊.
              
              -你要买什么?!辛时安突然转过脸来,用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真的眼神看着我.
              
              -魔兽上的坐骑..
              
              就在我怯生生的说完这句话后的半分钟里辛时安都一直眯着眼晴,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后来过了又过了足足一分钟后整栋楼都可以听见辛时安的怒吼.
              
              -苏慕楠,老子今天不把你剁了我就不姓辛!
              
              -辛时安,你今天要敢把我剁了,我就把你的种种恶心抖落到沈旧年那里去!
              
              -你敢!
              
              -我怎么不敢了?
              
              -苏慕楠,你完了!
              
              正在我们两个闹得热火朝天不把对方砍了誓不罢休的时候突然有敲门声,于是我们两个就都停下来了.
              
              -苏慕楠,开门去.
              
              -为什么不是你去开?
              
              -少废话,开完了再和你闹.
              
              于是在她的强制要求下我去开了门,可打开了门看到的却是一个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的人.
              
              -小楠,我回来了.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