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QjEfu'></form>
        <bdo id='zQjEfu'><sup id='zQjEfu'><div id='zQjEfu'><bdo id='zQjEfu'></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第一范文站日志校园文学 → 日志
            文章正文

            散落一地的幸福

            文章分类:校园文学 发表时间:2012-11-5 17:34:07

              1、
              
              我叫梦琪,今年14岁。
              
              我出生在寒冷的北方城市,这是一个空洞的城市,只有孤独,没有快乐。人潮涌动的城市,空气常年污浊,高楼之间的天空却有清澈的颜色。一到晚上,空气中总会弥漫着颓废的气味,物质的颓靡,爱与快乐一起埋葬在这座城市里----北京。
              
              我是一个很孤独,伤感的人,每逢到了11月,我总会在落满梧桐树叶的柏油路面,蹲下来,用寂寞的姿势仰望灰色天空,每当寒风吹过,我喜欢他们从我的身边呼啸而过,带来死亡的窒息。我喜欢秋天,因为秋天是落满树叶的季节,我喜欢看着树叶从我的眼前凋落,仿佛断了气一般。
              
              我每当走到天桥上,我常常做的一个游戏是,把背靠在栅栏上,慢慢地仰下去,头发在风中飘飞,眼睛开始晕眩。我看到天空中的云朵以优美的姿势大片大片地蔓延过城市。
              
              我是一个成绩不好的人,而且性格孤僻----之前转了不少的学校,都被退学了。每当有人想靠近我的时候,我总会用冷漠的眼神提防他人,那时,我没有朋友。
              
              我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继父继母在我之前----给我杀死了。
              
              之前,父母把我转到一个新学校----北京四中。
              
              2、
              
              我转到了一个新学校----北京四中。
              
              这所新学校,没有梧桐树,没有到了秋天,树叶纷纷落下。倒是有一大群学生,手牵着手,笑嘻嘻地谈论着,他们像正在绽放的玫瑰一样艳丽。我总能看到一对对情侣,走在落满樱花的小道上,一路都能听到樱花在风中飘落的声音。小道两旁的樱花树,开出粉白浓密的花朵,簇拥在一起,每当风吹过,就好像落下一树的雨水。
              
              我捡起一片粉红花瓣,将它捏碎。
              
              我来到一个新班级,新的老师,新的同学,每位同学的眼神都是好奇的,都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没有男朋友,有没有QQ……而我披起长发,走在讲台。
              
              大家好,我是梦琪。我冷漠地说。
              
              班主任惊讶地问:没了?
              
              没了。我说。
              
              那你坐在言冰的座位上去吧。她说。
              
              3、
              
              言冰是一个青春活力的女子,她喜欢穿灰绿色纯棉布绣花上衣,那种绿,像没有见过阳光的苔藓,寄生在幽凉的墙角。
              
              我坐在她的身边,不说话,像一头沉默的羔羊。她试图想跟我说话。
              
              你好,我是言冰,以后请多多指教。她说。
              
              而我却丝毫不去理会她,一个头地趴在桌子上,沉沉地睡去,长发盖住我的眼睛,我明显能听到呼吸在桌子上发出的震动。我开始用新书本遮住我的头,不想听到同学,老师郎朗地读书声。
              
              那时,老师一直看我不顺眼,是-----一个男老师。
              
              下课了,老师把我叫过去。
              
              啪一声,老师狠力地把书本拍在书桌上,愤怒地说。
              
              怎么回事啊你,上课也不听,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你是不想读书了,还是怎么?
              
              我***的就是不想读书了怎么,都是我继母逼得。我撕心裂肺地喊着,双目有一丝丝血丝。
              
              你不想读书就给我出去。他说。
              
              办公室一篇寂静,好像被抽空了空气一样。老师们都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我们,有的人还窃窃私语。
              
              我转身过去,不小心打破了放在老师桌上的玻璃杯,玻璃碎片散落一地,我从碎片里能清楚地看见一个颓废的我。窗子突然地打开,一缕缕寒风,吹散了我的长发,飘到我的眼前,遮住了双目通红的眼。
              
              我跑到门前,啪一声把门给关了。
              
              我气愤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车辆嘈杂的声音混杂在我的耳朵边,我猛力地跑,踩碎了落在路面的枯黄树叶,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跑到小溪,清澈的溪水,一点也不符合这座城市,肮脏的空气,还有形形色色冷漠的人,我走在石礁上,无助地痛哭着,眼泪从我的眼前涌出,划破了我的脸颊,滴在石头上,发出钻石半的声响。
              
              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猫叫。
              
              我回过头看了一下,是一只非常小的猫,肥胖的,茸茸的,纯白的毛色中杂着几块俏皮的黑色斑纹。我站起身,想要去摸摸这只小猫,想给它吃东西,我走在它的面前,它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我,一般这种时候,大部分的动物都会逃跑。
              
              我用手抚摸了它的头,然后它用温暖湿润的小舌头,轻轻舔我的手指那一刻,我的心柔软地膨胀起来,灌满了清澈柔情的水。
              
              4、
              
              我想养着它,想把它带回家。可是我继父母不让,说它肮脏,会在房间里到处拉屎。
              
              而我就开始在小溪边的一颗大树下安一个家,那棵树由于长年累月受到污染,变得一片叶子都长不出来了,满地的枯黄树叶,踩在上面发出撕裂的声音。我在小溪边找了几根枯枝,把他们折断,发出断裂的声音,找了几十片新鲜树叶堆积在上面,这样才能不使它感到寒冷。
              
              我每天放学,书包里总会装满猫食,我怕它吃不饱,那时,它成为我唯一的朋友。
              
              我带着它,开始在小溪边疯玩,无论我走到那里,他就跟我到那里。那时,我还没给它取名字。
              
              有一次,我陪着它玩,不小心被石头给绊倒了,狠狠地摔在水里,衣服已经被弄湿了,我疲倦地回到家。
              
              母亲看到我现在的情景,一巴掌狠狠地打了过去。
              
              我养你是干什么的,是叫你来工作的,***的,没事去外面鬼混,还把衣服给弄脏了,你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继母拿起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鞭子,狠狠地朝我身上打来,一下过去,我的手臂红了大片,我不敢叫出声来,只能任由她鞭打。打完之后,继母把我锁在了阴冷潮湿的笼子里,好像在关一只畜生一样。
              
              我的肚子叫了几声,我还没吃饭呢。
              
              那时,我在心里暗暗地发誓,一定要把她给杀了。
              
              我关在笼子里,晕晕乎乎地睡了下去。
              
              5、
              
              我在梦中遇见了我的亲生母亲。
              
              金黄色的头发遮住了本就苍老的容颜。我一步步地走到她的面前,当我还未说出话时,她就先说了一句:
              
              孩子,你受委屈了。
              
              那时,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一直流到嘴角。
              
              母亲看到了我泪水的悲伤,一把手将我冰冷的身体拥入怀中。那时,我感到一股股暖流涌入我的身体。
              
              母亲牵着我冰凉的小手,漫步在繁华的街头,嘻嘻笑笑的人们一直感觉不到一颗流离失所的心,在大街上随处飘荡。我看着母亲,没有丢失的慈祥,只是身边多了我无法触碰的隔膜。
              
              母亲带着我,来到了一家玩具店,玩具店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玩具,机器狗,玩具车,布娃娃……我走进里面,没有走动,没有像平常的孩子一样充满好奇心。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母亲。
              
              母亲依旧在寻找我幼时喜欢的玩具,可她却不知道那时的我,已经死了,不复存在了。现在,站在她的眼前的是一个陌生的被人抛弃的流浪儿。
              
              母亲找到了我曾喜欢的玩具-----木偶。母亲把玩具递到我手里,我抬了头,看了一下母亲,滚烫的汗水从脸颊两旁疯狂地流着,滴在我的手背上,我感到一股灼热感。
              
              我看着我曾喜欢的玩具,再看看我曾经的母亲,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视线开始模糊,母亲的样子在我的眼前慢慢的消散,我试图用手去抓了一下,却发现,原来我抓得只是烟。
              
              我抱着我曾喜欢的木偶,撕心裂肺地哭了。
              
              6、
              
              我从梦魇里醒来,原来那只是一场梦,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我眼前的虚幻的梦。
              
              眼前又是黑黑一片,冰冷的牢笼像冰一样驻扎在我的周围,我抓着铁柱,用力地喊着,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继母在睡觉,继父还未回来。
              
              我把身体蜷缩在一起,不让身体冷下去。我抬起手,看着遍体鳞伤的手,一红,一紫。我用嘴含了一下伤口,希望它能不疼起来。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原来那时,我是多么容易流泪的人呢。
              
              房间的门,突然地打开了。
              
              不是继母,是继父。那时,他喝了酒,醉醺醺的,好像随时都可以倒下去似的。
              
              他醉晕晕地走在我的面前,帮我打开了牢笼的门,我天真的以为我不用在那睡觉了,但我想错了。
              
              他一手将我拖到柴房,长长的头发被扯掉了几十根,他猛力地把我仍在地上,我跪倒在地,衣服被划破了几个口,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一阵阵疼痛。我试图站起身,想要逃跑,可我每当站起身的时候,总能被他一手放到。
              
              我无助地哭了,我抬起头,冰冷而愤怒的眼神死盯着他。
              
              他从柴房里拿了一条绳子,将我的双手狠狠地绑在桌子上。
              
              我用力地挣扎着,并破口大骂:“你***要干吗?”
              
              可他一点都听不进去,反而用他肮脏的手,堵住了我的嘴,让我无法叫出声来。
              
              他开始撕扯我的衣服,并用手猛力地在我脸上打了一下。
              
              叫你喊,给我乖乖听话,不然要了你的命。他叫着。
              
              我赤裸裸的身体,让他蠢蠢欲动。
              
              最终,他还是把我给侵犯了。
              
              我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结束在14岁那晚。
              
              7、
              
              天亮了,我倒在桌子上,绳索已经被解开了,我的下面流了好多血。
              
              我开始在柴房里找我的衣服,找个可以遮住我身体的东西。我回到房,发现继母依旧在睡觉,那个畜生不知道死哪去了。
              
              我在房间里找了几件干净的衣服,开始忙着做饭,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做家务,一个人买菜,一个人做全部的家务事,做不好还要被骂,被打。
              
              我在厨房里匆忙地做饭,由于家里没盐了,做出来的菜有些淡。
              
              继母醒来了,没有进行任何梳洗,就坐在椅子上,开始吃。
              
              刚吃了一口,就感觉不对劲,立马吐了出来,然后就破口大骂:
              
              这是人吃的么?你会不会做饭啊?我养你是干什么用的?
              
              我已经尽力了。我委屈而伤心地说。
              
              刚说完,她连忙拿起碗筷向我砸过来,由于我来不及躲闪,被狠狠地砸到了,血从额头慢慢地流了下来,我用手抚摸了一下,猛烈的疼痛感,使我整个人差不多要倒了下去。
              
              你***的,给我认真地做饭,要是等一下,我还吃不到人做的饭,我罚你两天都不吃饭。她愤怒地说道。
              
              继母随手扔了几十块钱在地上,我泣不成声地在地上捡,好像一只猫,在地上吃东西一样。
              
              我拿着钱,去超市买菜和盐,沿途中,我的眼泪一直流得不停。买完菜和盐的时候,走过一家玩具店,我发现了一家药铺,于是,我的脑海里想出了一个念头----把他们给杀了!
              
              我进入药铺,跟服务员买了一瓶安眠药,买完之后,服务员好心地说了一句:
              
              小姐,这个安眠药不能多吃,会死人的。
              
              呵呵,我就是要他们死。我诡异地笑了。
              
              回到家,我把安眠药放进汤里,这样才不会被发现,我放得量很少,只能让他们睡去,我要他们亲自尝尝关在牢笼的滋味。
              
              8、
              
              我匆匆忙忙地做好了饭就去学校了,途中,我暗暗发笑,想着他们昏倒在地,我就发笑。
              
              我走在路上,踩在枯黄树叶,发出碎心般的声音。我拾起一片叶子,撒在空中,然后,一手将它捏碎,那种感觉很爽。我在途中,发现一些不凋谢的花,我恨它们,一手将它的花蕾,捏出汁液,然后,扔在地上,用力地踩了几下。
              
              我走到小溪边,去找我家的小猫。却发现它正在跟另一个女生在玩,我仔细地观望了一下,原来是我的同桌—言冰。
              
              我走到她的身边。
              
              你瞧,这小猫多可爱啊。她说。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第一次跟她说话。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下,说:我是看到你,跑到小溪边的时候,跟一只小猫在玩,随后我就记下了这个地方。
              
              她抱起小猫,递到我怀里。温暖的毛色给了我温暖。
              
              我说了一句:你可一定要帮我保密啊。
              
              好的,我会的。她浅浅地笑了。
              
              那次之后,我们成为了朋友。
              
              9、
              
              来到了学校,我过言冰结伴而行。
              
              在班上,有五个男生一直欺负我,在我打扫的时候,老是在地上撒满纸屑;在我睡觉的时候,总是在我的课桌发出震耳的声音。
              
              当他们欺负我的时候,言冰总是上前阻止,那时,我被感动了。
              
              她说:“别怕,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了。”
              
              我紧紧地拥抱了她。
              
              10、
              
              中午回家,发现继父母昏倒在地上,那一大锅的汤已经被他们喝掉了一半。
              
              我吃力地把他们拖进牢笼里,用冷水往他们身上泼。
              
              他们睁开疲倦的双目看着我。
              
              你在干嘛?还不把我们放了。
              
              你***的给我闭嘴,我要你亲自尝尝关在牢笼的滋味。
              
              你不想活了是么?亏我养你,你却这样对我。
              
              你这叫养我?你们根本就把我当作一个佣人来使唤。
              
              说完,急忙关上房门。
              
              我跑到厨房,拿着一把菜刀,走进放门。
              
              你***的,我要把你们的手指头剁下来。
              
              我指着继父,你这个畜生,我要把你那肮脏的手指给剁了,妈的,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给没了。
              
              我走上前去,继父恐惧地躲在后面,我围着牢笼转一圈,立马将继父的手拖出来,随后,拿起菜刀,猛然剁了下去,继父撕碎般地叫出声来。
              
              一点点血从刀尖流下来,滴在地上,染红了一片。
              
              继母看着,连忙躲在后面,不管继父怎么叫,她都不会上前阻止我,却连忙乞求我饶她一命。
              
              别杀我,都是他的错。乞求地说。
              
              你这个贱女人!继父撕心般地喊着。
              
              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我要把你们杀了,我要你们先体验我的感受,要你们也知道我的痛苦。
              
              继父的手指流满了血,血一直流到我的鞋子边,继母恐惧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把刀放进口袋里,转身把房门给关了。
              
              11、
              
              过几天,房间里毫无动静,我也不想去看。
              
              我去上学,沿途的风景,变得伤感了许多,枫叶在柏油路面随处可见,我来到了小溪边,发现小猫的窝给人给弄坏了,小猫也不见了。
              
              我慌张地在附近找着。
              
              我的小猫呢?我的小猫呢?我不停地说着。
              
              滚热的汗水从我的脸颊流着。
              
              我想着一定是言冰把它抱走了,我连忙跑到学校。
              
              我来到了班里,班里只有五个欺负我的男生,言冰不知道在哪。但我却亲眼看着他们提着我的小猫,用锋利的刀尖在它身上猛力地刺了上去,鲜血从它的伤口喷溅出来,溅到他们的脸上,他们像发疯了一样,狠狠地插啊,刺啊,把它的心,肝,胆,一个一个地刨刮下来,放在身旁煮沸的水里,一边刮还一边说:
              
              这次的猫肉,一定很好吃。
              
              我看到了小猫的眼睛,像黑洞一样,看不到边。它死了,死在我的眼前。他们将小猫的尸体扔到一边,想一朵凋谢的红莲,落满了叶子。
              
              饥饿的眼睛盯着锅里煮沸的猫肉,我心如绞碎地走了上去。
              
              你们不想活了是么?我说。
              
              不就是一只畜生嘛!
              
              听到了这句,我猛身拿出了我口袋里的刀,向他刺了下去,鲜血直喷我的脸。
              
              叫你杀死它,叫你吃它。
              
              我狠狠地刺了下去,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被我刺出一个洞出来,冰冷的刀,插在肉体里面,立马变成红色。
              
              旁边的四个男生看呆了,纷纷地倒了下去,眼睛惊恐的眼神。
              
              鲜血流了一地,我沾了一下血,含在嘴里。
              
              好吃!说完,我大笑起来。
              
              我回头看了一下那四位男生,眼睛充满了血丝。我迅速起身,一刀从他们的脖子化了过去,鲜血直喷起来,像一场血色烟花,一瞬间染红了教室。
              
              言冰站在教室门口,原来,是她告诉了他们,那个地方只有我跟她知道。
              
              她诡异地朝我笑了笑。
              
              我冲上去抓住了她的衣领。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眼角流出了眼泪。
              
              因为我想看见你伤心,难过的样子。
              
              我拔出刀,刺进她的心脏,她扒在我染红的衣服缓缓地下去。
              
              我拖着她的尸体,把她扔在那五位畜生的身边。又开始,往他们的身上猛刺下去。
              
              什么友情,都是骗人的。我伤心而愤怒地说。
              
              眼泪滴在我的刀刃上,浅浅地划过去,留下一道冰晶的光,照在我的脸盆。
              
              我把他们的心,肝,肾,一颗一颗地挖出来,放进锅里,煮沸他们。
              
              我抬头,看着这个被鲜血染红的教室。我收起刀,疲倦地离开了教室,一滴滴血滴在走廊上,如果我会水彩画,我要用他们的血来绘画我的心,我走进卫生间,换掉沾满鲜血的衣服。
              
              12、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踩在枫叶上,呼啸而过的车辆,从我的旁边驶过。
              
              打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死亡的气息。继父母由于几天没有吃东西,死在了冰冷的牢笼里。
              
              我在家里,提着一桶汽油,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洒满了汽油,走出房门,拿起火机。
              
              扔了过去,家立马变成火红火红的风景。
              
              13、
              
              转身离开,一个人走在靠海的悬崖,我低下头,看着下面湍急的海水拍打着礁石,一阵阵海风把我的衣角吹起,海鸥在天边,折起翅膀,翱翔。
              
              我一步步地靠近末日边缘,看着下面冰冷的海,没有一点犹豫,纵身跳了下去。
              
              不是所有的友情、亲情都可以付出自己的全部。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第一范文站 CopyRight © 2011-2020 www.jusa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